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汽车

海之魂

2018-09-15 11:10:50

去韩国大仁号上……

海水满盈盈的,照在夕阳之下,浪涛像顽皮的小孩子似的跳跃不定,水面上一片金光。

数叶白帆,在这水天一色金光闪闪的海面上,就像几片雪白的羽毛似的,轻悠悠地漂动着,漂动着。

浪花是海上的奇景,可她更像一位舞蹈家,她能使人抛开烦恼,尽情地欣赏。

海水那么蓝,使人感到翡翠的颜色太浅,蓝宝石的颜色又太深,纵是名师高手,也难以描摹。

屹立在岸边的沙滩上,向远处望去,只看见白茫茫的一片。海水和天空合为一体,都分不清是水还是天。正所谓:雾锁山头山锁雾,天连水尾水连天。远处的海水,在娇艳的阳光照耀下,像片片鱼鳞铺在水面,又像顽皮的小孩不断向岸边跳跃

看着大海,我们的心胸似乎也变得开阔了。在这种境界里,使人神清气爽,心旷神怡。海水涨潮了,海水中的波浪一个连着一个向岸边涌来。有的升上来,像一座座滚滚动的小山;有的撞了海边的礁石上,溅起好几米高的浪花,发出“哗……哗……”的美妙声音!

喜欢它安静的样子,咆哮的样子……望眼过去那开阔无边的大海,雄浑而苍茫,把城市的狭窄、拥挤、嘈杂全都灰望道九霄云外。难忘那清爽的潮湿的带着谈谈的海腥味的海风,吹拂着人的头发、面颊、身体的每一处的感觉。就像艳丽丰盈的女人一样的诱人。

伸展眼睛,眺望去,不见白浪滔天,但见渔帆点点,那晒的古铜色的发光的皮肤,那敏锐的眼神,善良的笑貌,再拿出海值试的掌航本领的掌握之后的娴熟撒网的动作,他们不会去欣赏者所谓的风景,或许是看惯了,而之一的是起航的方向、船下的岩焦和天气的变化。看那片蓝与远天衔接,犹如一块缓缓隆起的蓝色大陆,闪着远古洪荒般的琉璃瓦的光泽,拓宽者茫茫无限的空间。

海,真的海,同北方高原那片苍茫的土地一样,凝聚着一种无法言说的神秘的生命力,给人一种超越自然的深刻。走进那浑沌的蓝色高原,似乎能托过她冷峻的外表而听到他深层里生命的喧嚣,它不同于真正的高原大陆,在高原大陆上,一切生命都是坦露无疑的;而在这里,一切都被那层混沌不透明的海水包裹着,内在的生命的冲动只是偶尔变幻称浪花翻腾一下有消失了;在这里,一切都是湿润的、松软的、细腻的和变化不定的……别人都无法真正的窥见他的内心,对他会产生一种渴望,向深入它、洞悉它复杂莫测的心理世界。

海水是皎洁无比的蔚蓝色,海波是平稳如春晨的西湖一样。偶尔微风,只吹起了绝细绝细的千万个粼粼的小皱纹,这更使照晒于初夏之太阳光之下的,金光灿烂的水面显得温秀可喜。我从没见过那么美的海!天空上也是皎洁无比的蔚蓝色,只有几片薄纱似的轻云。平贴于空中,就如一个女郎,穿上了绝美的蓝色夏衣,而颈间却围绕了一段绝细绝轻的白纱巾。我从没见过那么美的海天。

潮来了,汹涌的潮水,后浪推前浪,一排排白花花的潮水簇拥着冲过来,声似雷霆万钧,势如万马奔腾。大海霎时间变成了无边无际的战场,海风吹着尖厉的“号角”,海浪似乎是千百个英勇的战士,向海岸猛烈地进攻着,发出隆隆呼喊。岸上千斤重的巨石,只要被潮水轻轻一拂,就仿佛一下子“沉”到“海底”去了。一排排浪撞在岸上,溅起一片片浪花。这壮观的海潮,使我感到,在浩瀚无边的大海里,蕴藏着多少力量,这茫茫的海水引起多少诗人无限的遐想。

夕阳落山不久,西方的天空还燃烧着一片橘红色的晚霞。大海,也被这霞光染成了红色,但是,它比天空的景色更要壮观。因为它是活动的,每当一排排波浪涌起的时候,那映照在浪峰上的霞光,又红又亮,简直就像一片片霍霍燃烧着的火焰,闪烁着,滚动着,消失了。而后面的一排,则又闪烁着,滚动着涌了过来,在这幽美的夜晚中,我踏着软绵绵的沙滩,沿着海边,慢慢地向前走去。海水,轻轻地抚摸着细软的沙滩,发出温柔的“刷刷”声,晚来的海风,清新而又凉爽,我的心里,有说不出的兴奋和愉快。

大海就象险峻的高山,湛蓝、深邃而神秘的大海也是许多人梦想亲近的事物。浪花飞扬,海涛汹涌,也引发了无数诗人澎湃的诗情。从世界诗歌的小小窗口向外眺望,随时都能听到海潮的拍岸,看到海鸟的飞翔。

在许多描绘大海的诗句中,阿根廷诗人博乐赫斯的一句算是比较经典的,他说:“在宁静的早晨冲刷着无边沙滩的汹涌不息的大海。”这一句应该是道出了大海在人们心中的基本形象。大海是什么色彩?在不同的人心中,可能有从浅绿到深蓝等不同的选择。而在荷马史诗《奥德赛》里,在那位伟大的盲诗人的心中,大海却是“酒色”的,的确,美丽清澈、令人着迷的大海的确像一杯让人一饮即醉的美酒。

大海宽广无垠,无遮无拦,能够让人们的心胸变得开阔,也能让人们的痛苦得到缓冲和解脱。1824年,俄国诗人普希金被沙皇专制政府流放到高加索,普希金性格刚正不阿,不愿迎合当地总督,又被革职遣送回乡。临行前,诗人站在高加索海边登高望远,怀念友人,以孤独忧愤的心情写下了着名的《致大海》。在诗的开头,他这样深情地呼唤:“再见吧,自由的原素!最后一次了,在我眼前,你的蓝色的浪头翻滚起伏,你的骄傲的美闪烁壮观。”

大海气象万千,美不胜收,从不同的角度看大海,都可以得到不同的感受。“这片平静的房顶上有白鸽荡漾。”这一句是法国象征主义诗人瓦雷里的名诗《海滨墓园》的首句,他把大海比喻成屋顶,而浪花则幻化成了白色的鸽子。天才少年兰波想象自己是一只喝醉酒的小船在大海上漂浮,他这样描绘一个水手眼中的大海——“我熟悉在电光下开裂的天空,狂浪、激流、龙卷风;我熟悉黄昏和象一群白鸽般振奋的黎明,我还见过人们只能幻想的奇景!”

在所有描绘大海的诗歌中,篇幅最长,气象也最雄伟的应该是法国外交官诗人佩斯的长诗《海标》。他说:“这是一支不曾唱过的海歌,是大海为我们而唱的歌:大海,引导我们,直到尽情呼吸与结束发展,大海,是我们,引导海水丝状的声音,与全世界所有侥幸获得的伟大凉爽。”美国诗人惠特曼也爱海,他把大海当做自己诗歌写作的老师——“啊大海,这一切我都愿意交换,如果你能把一道波浪起伏的诀窍换给我,或者你能在我的诗上吹上一口气,并把它的味道留在那里。”

大海有让人惊心动魄的美,而活动于其中的还是人,是男人和女人,还有他们的爱情。西班牙诗人希梅内斯有一首诗叫《一个新婚诗人的日记》,他在里面尽情抒写了大海、阳光,花朵,还有爱情的甜蜜和幸福。上文提到的佩斯的《海标》一诗中也有情爱的描写,佩斯说:“船舶窄小,我们的眠床窄小。”智利诗人聂鲁达的爱情诗让人难以忘记,他在一首诗中记录了自己与爱人在海边码头上的分别:“在包围我的夜色中浮现了对你的回忆。河流将它固执的悲叹混入大海。荒凉如同这黎明中的码头。是启程的时刻了。噢,被抛弃的人啊!”听来让人绝望动容。

陆地上的坟墓让人会想到死亡,而面向空无的大海也会给人这样的联想。英国诗人丁尼生面对海上的一片沙洲,想到自己死后的情形,他祈愿当自己的灵魂驶向空茫的大海时,会有一位伟大的领航者来引领自己——

黄昏和傍晚的钟鸣,

过后就是茫茫的黑暗!

也许这儿不会有离别的伤痛,

当我登上这小船;

虽然这潮水把我们带走

直到超越目标的时空远方,

我只希望自己越过沙洲后,

能够当面见到领航。

在中国古典诗歌中,也不缺少歌咏大海的名诗名句。比如人们熟悉的“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或者是“月下飞天镜,云生结海楼”,或者是“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诗人曹操写过着名的《观沧海》:“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汉灿烂,若出其里。”反映出了这位政治家、军事家的博大胸襟。

l冷库铝排
芜湖各类专用汽车
申亚新华府90-120㎡户型图-上海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