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二哥(小说)

2019-09-14 06:55:23 来源: 苏州信息港

跑刘家村,这已经是我十二年新闻生涯中的第七次了,且全都集中在这两年里。归根结底,这山区小村内出了一个状元,以省的成绩考入在国内有名的某戏剧学院,与某当红小生更是绯闻不断,一时声名大噪。
收拾好采访的材料,历经四个多小时的颠簸,总算回到省城。天色已晚,我拿着温热的勉强可将就着作晚点的小食从便利店中走出,余光一瞥便看见了路口红灯下的那个身影——哟,刘二哥!
刘二哥也是刘家村出来省城打拼的,比起其堂侄女的容貌那是差了不止一星半点儿。刘二哥左眼因脑内长了个瘤压迫神经而失明,眼球向外凸出,很是有些吓人。他的嘴唇发白干裂,透出外翻的有些破碎的门牙。他的面部极度瘦削,却因蚊虫叮咬而有些肿胀。因为长期的劳累,他的背脊塌陷,半就不新的绿色军大衣丝毫不能阻隔这迫人的寒气。不夸张地说,我那些画素描的同事可能都不一定忍得下心下得去笔。
绿灯亮了,刘二哥抬腿畏缩着向前走,看起来在与这寒冷的天作艰难的抗争。谁料勉强过到一半,一辆白色的跑车飞速地冲来,连转向灯都未打——也可能是来不及打——就已经毫无顾忌地右转,速度之快让人都不及觉察,几乎是瞬间便朝着一个学生撞去。
碰撞声响,白色跑车的刹车爱付出刺耳的声响,人群几乎是瞬间蜂拥而上,我的职业嗅觉促使我也立即加入围观的行列。
学生扑倒在几步外的位置,看上去没有什么伤势;跑车前盖上沾染的鲜血,而刘二哥跪伏在车前,右臂以一个奇怪的角度无力地折过去,折角处被刘二哥的左手按住,指缝间渗出鲜血。
“走吧,别管我。”刘二哥对学生说道。学生慌忙点点头,挣扎着起来,快速离去。
“这么丑这么老一个人,学什么救人啊?你就是想碰瓷吧!(大意转译)”跑车上下来一个花发色的纹身小伙子,嘴里不干净地骂了好一长串。
“阿强,让开。”车门拉开,后排又是走出来一个人,貂裘白袄,墨镜长靴,穿着很是名贵,披肩的卷发烫染成酒红色。一眼便可认出,这就是那刘家村出的状元,在娱乐圈赫赫有名的李雪儿。
“哪个不开眼的,挡我车前了?”李雪儿头也不低,冲着刘二哥就是一脚,长又尖的鞋跟瞬间便在刘二哥裸露的干裂的皮肤上划出一道血印。
“小……小丫?”刘二哥抬头,有些惊喜地叫道:“你怎么会在这儿?”
李雪儿的墨镜稍稍挪开了一点:“我当谁呢,原来是二叔啊。怎么,床上不舒服,跑马路上来睡了?我倒差点儿忘了,某人没床可睡啊。倒是你这左眼越来越吓人了,咋不割掉去?哦对对对,你哪儿来的钱?是我自作多情了啊!”
“小丫,你……”
“别叫我刘小丫。山沟沟里一群脑子……给取的土成煤渣的名字,居然还有不知所谓的人在叫,真弄不懂你们在想什么。我已经来到这大城市了,换个洋气点儿的‘李雪儿’才对。”
“你是刘家村出来的,不能忘了本啊!”
“死老头,你给我听好了,我李雪儿已经跟刘家村恩断义绝。倒是你,不去等死跑到这儿学什么雷锋啊?”
“你曾经,也是这样的弱势群体。我们弱势群体,应当互帮互助。我现在每多救一个人,就是避免了多一个家庭陷入危难。”
“你……救得过来?”
“尽力救,剩下的听老天爷。”
李雪儿一时顿了一下,紧接着换上了一副更凶厉的嘴脸,“嗤”地冷笑了一声后说道:“差点就信了呢,只可惜,骗术不够高明啊!”
刘二哥一时气得心血上涌,伤口剧烈作痛,咬紧牙关艰难地说出一句:“你,良心不会痛吗?”
李雪儿没有理会:“不就是想碰瓷吗?可以啊,阿强,给他五十元,其他随意。”
又是见到那被称为阿强的青年对刘二哥一阵拳打脚踢,随手扔下一张五十元后扬长而去。
刘二哥的经历也真是可怜的啊!不仅人丑,行善都行不得。这世道……唉!这样想着,我收起了手机,随着人流散去。我们做新闻的只要收集材料报道。报警?又不差我一个。
在我看不到的地方,刘二哥本就不扬的脸上沾满了血迹,看着那张单薄的五十元,喉咙里发出低哑的“荷荷”声。
无人管顾。
2017年6月12日星期一

共 1540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部好的小说,当然少不了出新的故事核,再加上精彩的、离奇的、一波三折的过程,自然会让读者印象深刻。文中的“我”在亲眼目睹刘二哥的真诚救人却被曾经的同村人而今自认为脱离了农村的“假洋鬼子”的小丫误解甚至遭到侮辱的过程,毫无疑问,这篇文章是成功的,是出新的,是真实的,是一部让人心寒的讽刺类教材。五十元,映出了刘小丫低俗的扭曲的灵魂,也衬出了身为一名新闻工作者的“我”的麻木、胆怯,甚至是懦弱,同时也真实地反映出当下社会风的势头,好人难做啊!推荐共赏!【萌芽编辑:陈万珍】
1 楼 文友: 2017-06-14 08:05:26 多方面发展,你的文章路子很宽很长,加油哟!不满足才是前进的动力!小孩老流鼻血是什么原因
儿童口臭
成年人拉拉裤什么牌子好
小孩子吃饭不消化怎么办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