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决 第八十七章 虚空大战

2020-01-16 22:40:45 来源: 苏州信息港

混沌决 第八十七章 虚空大战

85_85672第八十七章虚空大战

陈家老祖大怒!再次化出仙元大手拍向地下抓住元婴的向前!

“老匹夫,尔敢!”向家两位老祖暴怒出手了!白衣老祖衣袖中闪电般冒出一道金光,带着慑人心魄的断续啸音,直奔陈家老祖的项上人头!而青衣老祖后发先至,一个蒲团样仙器拦在陈家老祖仙元大手的前面!

而刘家两位老祖眨眼间退出三十里,表明是两不相帮。

陈家老祖是一时情急,含恨出手,蓄势不足。一个金仙蝼蚁,根本没有放到他的眼里。

而向家两位老祖却是蓄势已久,只求一击必中!

向家两位老祖一个是天尊中期二阶,一个是天尊初期三阶。而陈家老祖已经到了天尊后期一阶!

要知道,到了天尊这个层面,每一个xiǎo阶的上升都要经历数百年乃至数千年的艰苦修炼。如果稍有不慎,或许终生止步这个境界,再无寸进。

到了天尊层次,一个xiǎo阶的差别就相当于修真界大乘期和渡劫之间的区别。

所以,向家两位老祖对上比他们高几个阶位的陈家老祖已经使出了全身解数!并且动用了仙器和神器!

向锐老祖发出的是神器追命铎,此铎是攻防兼备的高级神器。也是向家的镇族之宝。

而向锋祭出的是极品仙器万载寒玉墩。

猝不及防之下,陈家老祖满头的长发被追命铎削成秃dǐng和尚。而他拍向地面的仙元大手在万载寒玉墩轰击下,不到一秒就化为天地元气消失不见。

尽管如此,地下的向前仍然受到了波及,三层禁制顷刻被破开,金钟罩神通瞬间破碎,向前只来得及护住荆莲,就和和虎子、xiǎo金子一起被余波拍进地下数十米!

一口又一口的鲜血从向前的嘴里喷出,染红了荆莲那一身白色的裙装。吓得荆莲xiǎo脸苍白。紧紧把已经休克的向前搂在怀里。

但是,向前的手里,仍然紧紧抓住那个害死自己父母的大罗真仙的元婴!

他必须知道父母是怎么被害的!必须知道背后的黑手到底是哪个!还有隐藏在心底的一个最深切的痛,那就是想通过搜寻这个家伙的记忆看到父母的相貌。

在向前真正稳固了记忆之后,父母的样貌已经完全记不得了。多少个艰难的日子里,多少个对一个xiǎo孩子来説是不能逾越的难关面前,向前总是先想到自己的父母。但是,他不知道父母在哪里。

他也曾带着弟弟,走遍了天海市的大街xiǎo巷,寻找自己想象出来的父母,但是,每次都是失望而归。

特别是每次自己或者弟弟生病了,或者没有捡到垃圾中的废品,出卖得到维持生活的可怜的一diǎndiǎn钱,饿肚子的时候,向前总是幻想,如果父母突然回家,那多好啊。

每当雷雨大作的的时候,弟弟吓得偎在自己的怀里,而自己就算是再害怕,也要安慰弟弟,不要弟弟受惊。那时,向前希望父母也搂住自己,让自己睡个安稳觉。

当冬天来临,西北风呼啸的时候,向前多么希望穿上父母给自己缝制的棉衣啊。天海市的冬天真冷啊。

至今,向前自己都搞不明白,一个几岁的孩子,到底是什么力量能活下去,能支撑自己走到现在!

或许是对父母的那一丝期盼?或许是上苍对两个孤儿的眷顾?但是这活下来,是真的不容易啊。

向前到现在还下意识地看向那些招工广告。就是那时他太需要工作了。长大一些以后,他知道了,必须上学才能有出息,才能养活自己和弟弟。

于是,除了吃饭穿衣以外,向前就开始一diǎndiǎn地积攒学费。同时,到处寻找打工的机会。

xiǎo学。初中。高中。还是个孩子的向前,已经是寻找工作的专家了。到了大学,更是每天要打三份工!毕业了,可是也失业了。向前的身影在各处招工的地方都出现过。

从劳务市场,到xiǎo饭馆,建筑工地。从推销保险,到给人通下水道,清理厕所。几乎什么“低贱”的工作都做过。

但,这时,他已经对父母不报任何希望了。但是,对父母的怀念无时不刻不深藏在他的心底。

荆莲的心中对这个受尽苦难的男人,心疼到了极diǎn。这一瞬间,荆莲的脑海里似乎也出现了向前同样的经历。她唯一能做的,就是把向前紧紧抱在怀里,用自己的爱,温暖这个坚强不屈的男人,自己的挚爱!

虎子赶过来,伸手抵住向前的后背,一股浑厚的仙元输入向前的体内,那受伤的五脏六腑,迅速地开始愈合。被中断的混沌决功法再次启动。识海中的星空开始急速旋转。与此同时,两股愿力如潮水般涌进向前的紫府,向前猛然睁开双眼。

高空中的战斗已经进入白热化!

就在追命铎削去陈家老祖头发的同时,万载寒玉墩已经砸在陈家老祖的丹田处。这致命一击,把陈家老祖砸的翻滚着眨眼间不见了踪影。向锐和向锋回头看了一眼刘家的两位老祖。

刘家的两位老祖品阶都在天尊初期三阶。此时哪里不明白向家两位老祖的意思?几乎同时説道:“此地的大阵有我刘家二人再次照护,向家少主不会有任何人敢动分毫!”

向锐对着二人一拱手,转身和向锋朝着陈家老祖消失的方向追去,眨眼不见了踪影。

话説这向家护犊子可是出了名的。即便到了仙界,如果哪个向家的子孙受了欺负,只要是差不多的品阶,向家这两位老祖宗是一定要出手讨个公道的。

何况,地下这位xiǎo爷可是向家的少主!就这么当着他二人的面被一个外姓的天尊打得重伤,这事已经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了。

刘家虽然采取中立态度,但是他们也认为,陈家在这件事上做得过分了。

先是暗害向家长房长孙,使得九阴含元聚灵大阵中途被迫停止运行。而向家的长房长孙尸骨无存。

既然已经做出处罚那个暗害他人的家伙的决定了,那么人家苦主的儿子过来讨公道就是站在理上。何况那个祸害了两条人命的家伙还企图寻找自己家老祖的庇护。

俗话説,杀父之仇不共戴天,何况是自己的父母双双被这个家伙害死。作为儿子的,理当为父母报仇!

但是,陈家老祖不顾约定,依仗品阶高出向家二位老祖,悍然出手,当着向家老祖两人的面袒护自己的子弟,进而更是以大欺xiǎo想杀死向家少主。这也太狂妄了!

不周山以北,这里已经出了华夏的管辖范围,由此向上大气层之外的虚空中,向家老祖一前一后堵住了疯狂逃窜的陈家老祖。

此时的陈家老祖,已经身负重伤。那神器追命铎不仅是物理攻击的大杀器,还可以对敌人进行精神攻击。而那万载寒玉墩,可是纯阴性质的极品仙器。轰击在陈家老祖的丹田上,打得这个老家伙差diǎn丹田破碎,元神逸出!

到了天尊这种品阶,元婴已经成为元神。但是仍然在丹田处蕴养,只有超过天尊品阶到了天帝以后,这元神和肉身才能合二为一,成为不死不灭的初级神灵之体。

也就是説,超越了天尊品阶以后,进入了天帝品阶,就算是一只脚踏入了成神的门槛。不过,这只是传説罢了。

虽然仙界的官制中有什么这个玉皇,那个大帝的,但是,他们都不过是仙人。不是神。因为规则的原因,仙界是不会出现神祗的。

经过太古的仙魔妖大战,这个原本天地规则完整的界面本来有许多大神存在,但是那毁天灭地的大战过后,这个界面被轰碎成了无数个xiǎo的界面。这天地规则也就不全了。要想成神,那是千难万难!

再説此时的陈家老祖,他的头上环绕飞行着一把只见光影的巨剑。周身一闪一闪地放射着五彩豪光。脚下是一口黑漆漆的棺材。

他祭出的可都是神器!头上飞行的是仙界第一炼器大师仿制的轩辕剑,虽然和真品相差万里,但是已经属于初级神器的范围了。周身的豪光,是五彩云霞炼化后取其精华加入虚空石、星空陨铁等极品材料炼制的混元带,也是初级神器。

他脚下黑漆漆的棺材,是从九阴含元大阵地下十米处采集的极阴灵元,打入阴山冥石炼制成的防御神器幽冥棺。

除了混元带是防御法宝,那赝品轩辕剑是攻击神器。而幽冥棺则是攻防兼备的中级神器!

这老家伙知道今天之事不能善了,也是豁出去了。不过,他重伤在身,倒也和向家两位老祖能够一战。毕竟全身武装到牙齿,品阶也高出好多。比向锋更是高出两个大品阶,比向锐也高出一个大品阶。

陈家老祖名叫陈立,一个是本身已是天尊后期一阶,另一个他在仙界可是有很硬的后台撑着。所以,早就凶名在外。仙界许多招惹过陈家子弟的大罗仙品阶的仙人,或是他们想找茬强取豪夺的散修、xiǎo门、xiǎo派、xiǎo家族的大罗仙,被他打死打残的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了。

面对两位向家老祖,他虽然重伤在身,仍然凶焰滔天。脚下的幽冥棺滴溜溜地旋转着,伺机反攻,腰间的混元带护得周身没有一丝缝隙。头上的赝品轩辕剑就像毒蛇,时隐时现。

“呔!”向锐一声大喝,手中的追命铎直奔陈立的头dǐng砸去!

只听嗡地一声,追命铎发出的轰鸣声,直刺入陈立的脑海!同时他的头dǐng一声炸雷般地响亮。追命铎和轩辕剑碰击在一起!与此同时,向锋的万载寒玉墩也砸向陈立的头dǐng。

“轰!轰!”之声不绝于耳,一时间陈立被打得晕头转向,险些被追命铎削下半只耳朵。但是鲜血还是激射出来。

这一下,激发了陈立的凶性,脚下的幽冥棺滴溜溜一个转向,就像一道黑色的闪电,攻向向锋!

地下,荆莲怀抱中的向前猛然站立起来,神识扫向北方地球大气层之外的虚空。

向家两位老祖和陈家老祖对战的情形,顿时出现在向前的神识之中。

这时,正是陈立的幽冥棺攻向向锋的瞬间。向锋虽然比陈立品阶低了两个大阶,但是在仙界也是出奇的好斗分子。只要向家的子弟被人欺侮,也是不依不饶的主。而且,他们哥俩绝对是同进同退。

对一群人他们哥俩屹然不惧,对一个人也是哥俩起上,而且只要打起来,就全力以赴,从不留手。

但是,陈立的幽冥棺可是中级神器!它有自动锁定对手的功能!现在的向锋,就像一个螺坨,在一个方圆一公里的地方划着圆圈飞行。説是飞行,其实是瞬移。

若非向前的神识宛如无际的星空,也看不出这是人在追幽冥棺,还是幽冥棺在追人。

但是,这神器也是要人来控制的。这陈立一心二用,自然就给了向锐机会。他的高级神器追命铎猛然向下攻向了陈立的足底!

如果被追命铎擦到一diǎn边,那就会流血不止,直到浑身的鲜血流尽。所谓追命铎,就是説这家伙别追上你,只要追上你,见到血,你就被追命了。除非出现奇迹,你想活下去是不可能了。

陈立对这要命的的家伙可是知道的太详细了。急忙调动头上的轩辕剑护住自己的脚下。但是幽冥棺仍然攻向向锋,他是决心先除掉一个品阶低的向锋,然后再全力杀掉向锐。

看到这种场景的向前,心中一动。混沌决立即疯狂地运转起来。全身那超级宽敞的经脉以及星空般的识海,全部像开到最高档的电风扇一样旋转起来。两股愿力也像长鲸吸水般被向前吸入丹田,转化为仙元。

一个寸许的xiǎoxiǎo宫殿,从向前的储物戒指中猛然飞了出来,围绕向前飞快旋转着。

向前的神识包裹着如意金殿,在绕身炼化。

但是,这种超强度的调动仙元,进行大周天循环,固然可以快速治愈陈立造成的向前体内的暗伤,而且可以恢复识海的伤势,但是,毕竟两股愿力加上混沌决的霸道,使得只有金仙初期修为的向前猛然喷出一口鲜血。

这口鲜血把刚飞到向前面前的xiǎoxiǎo宫殿整个浇个通透。随后,令人吃惊的事情发生了,这如意金殿猛然进入了向前的丹田!。

亳州三分院预约挂号
博爱曙光口腔根管治疗
免疫细胞抗肿瘤科研实力渐近国际领先水平
秦皇岛癫痫病治疗方法
湛江男科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