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你过得比我幸福

2019-04-08 12:59:53 来源: 苏州信息港

只要你过得比我幸福

今天是妍妍和石峰大喜的日子。

康志像妍妍的哥哥一样忙里忙外的帮着妍妍的家人招呼着来来往往的客人。

几个好姐妹屁颠屁颠的帮着妍妍梳妆打扮,还不时地发出“啧啧”的赞美之声。

“真的是仙女下凡!”这是大家一致的呼声。

已经十一点多了,接新娘的花车估计也要快到了。

康志从外面走进屋里面,通过镜子里看到了穿着婚纱的妍妍,高高挽起的发髻上插着一朵火红的玫瑰花,旁边簇拥着一排漂亮的小花,忽闪着长长的睫毛下的明亮的双眼,两边的浅浅的酒窝彰显着她的合不拢嘴。尤其耳朵上的一闪一闪的金黄色的大耳环和脖颈上的项链,更衬着妍妍雪一样的肌肤,真的美极了。

康志呆呆的愣了一下,心里有种说不出的酸涩。

他随即又整理了一下情绪,继续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说:“哈哈!想不到我们的小胖妞今天也能够这么漂亮!”

妍妍立马愤愤地白了康志一眼,“切!什么审美观!我一直都是很漂亮的!”

康志看了看妍妍,略略地笑了一笑。

其实他一直都觉得妍妍很漂亮,从小时候的小胖妞到现在的曼妙身姿,康志一直都觉得这个青梅竹马的邻家小妹是他心目中的女神,只是妍妍不知道而已。

二十几年,从小一起穿着开裆裤长大的感情,让康志一直坚定地认为彼此就是自己的另一个复制品,谁离了谁都可能不存在的俩人。

在大学快毕业的某一天,康志像往常一样兴高采烈地去妍妍家的时候,迎面给他开门的是一张陌生的男孩子的脸。他叫石峰,康志有些惊诧,因为他看到男孩子的胳膊上挽着的是笑靥如花的妍妍,他突然间明白了女神永远是女神,再也不能像当初梦想的那样陪他走到地老天荒。

康志陪着石峰聊天,陪着他喝酒,像对妍妍一样对待他。在妍妍转身进厨房的时问里,康志一本正经地对石峰说:“妍妍就是我的亲妹妹,你对她不好我会弄死你的!”石峰看了看康志,没有说话,端起酒杯一饮而尽。男人和男人总是这样,许多话,许多事总喜欢在酒中解决。妍妍永远也不知道康志说过的这些话。他们依旧是不着边际的胡侃着,疯狂着。

那天妍妍说康志醉了,妍妍还嘲笑康志那么大的一个人怎么喝醉了酒喜欢流眼泪。康志拍着妍妍的头骂她胡说,其实康志知道自己没醉,只是心醉了,隐隐的悲伤顺着眼泪从眼角滑落。看来真的就像妍妍曾经说的我们一辈子都是铁的哥们,康志感觉心里隐隐作痛。

两年过去了,每当看着妍妍挽着石峰的胳膊,拿着眼睛横康志的时候,康志心里就会很痛。妍妍总会很是得意洋洋地用眼角看着康志说:“康志,看我们家石峰对我多好!不像你,只知道敲我的头!你再敲我的头我就让我们家石峰替我报仇!”康志坏坏地一笑,“啪”的一下又敲在妍妍的头上,哈哈大笑着转身就跑,可是一转身笑声就不由得转成了两滴冰冷的泪珠土狗图片批发
,留下笑弯着腰的石峰和气急败坏的妍妍在身后。

今天妍妍和石峰就要永远的结为夫妻。康志再也没有了当初的泪水,也没有了当初那种深至心底的疼痛。可是心里还是会觉得很沉。康志想:等过了今天,等他亲眼看见了自己爱了几十年的女人找到自己幸福归属之后,他也该重新整理自己的心情,寻找一下属于自己的归宿。无论多深的感情,没有了缘分终究都要永远沉淀在记忆的层。

接新娘的花车到了,吹吹打打的乐队奏响着欢快的乐曲。石峰从层层叠叠的人群中挤进来,冲破了妍妍的闺蜜们的重重难关终于牵起了妍妍的手,两人幸福的走出妍妍的房间在众人的簇拥下缓缓移向那辆红色的花车。

忽然,妍妍觉得脖子一紧,很是疼痛。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觉得有个身影一晃就飞奔过去了。妍妍愣住了,所有的人愣住了。那个飞奔出去的人手里握着原本挂在妍妍脖颈上的项链,一闪一闪的刺痛着人们的眼睛。几乎是同一秒的时间里,走在原本离妍妍身后不远处的康志飞奔出去。

反映过来的人们跟在康志的背后冲出去。人们呼喊着,呵斥着。

突然叫喊声戛然而止。跑在前面的康志突然倒下了,一把滴着鲜血的匕首在阳光的照耀下明晃晃地刺痛着所有人的眼睛,歹徒愣愣地看着躺着的人,手里握着那把刺眼的匕首,鲜红的血一滴一滴地滴在躺着的康志的手臂上,顺着他紧握的手渗透在手心里的那条黄灿灿的黄金项链上。

所有人都惊呆了,一时间仿佛整个空间都凝固在此刻。几乎是同时,妍妍和石峰疯了似的冲向倒下的康志,却被许多的人拦住了。大家使劲的抓着妍妍和石峰,有人大声地叫喊着:“你们不能过去!”妍妍哭喊着。

有些人已经飞奔到康志的身边,也有些人制止了那待着的歹徒,有人颤抖着拨打着120,有人急忙用双手捂住那鲜血直冒的伤口。有其中的一辆花车停在了康志的身边,大家七手八脚地把康志抬到车上。所有人都哭喊着,妍妍撕心裂肺的叫喊着康志的名字,她要坐着送康志的车一起去医院。所有人都拦着。天大的事,婚还是要结的,而且还要喜庆的结婚!

妍妍在人们的簇拥下坐进了花车,石峰也被拥进来。妍妍的眼泪在脸上肆意的飞奔着,身体不住的发抖,石峰也满脸惊恐的呆坐着……

石家的亲戚朋友座无虚席。宴席就要开始了。

石峰紧握着妍妍的手给大家敬酒。旁边的姐姐一直悄悄地提醒他们两位要笑通风柜厂家批发
。妍妍想要努力挤出一个笑容,却不想挤出了两颗大滴的眼泪。妍妍赶紧背过身去想要擦掉眼泪,却听见旁边张军吃惊地对着那头问:“什么?死了?”妍妍一把冲过去夺下张军的:“康志!康志怎么样了?”妍妍瘫倒在地上,那头传来的是:“抢救无效!”

透过透明的水晶棺材,妍妍凝视着静静躺在鲜花簇拥里的康志。

他是那样的安静,再也不敲妍妍的头,再也不会故意贫嘴气妍妍了,再也不会在人群里大喊:“小胖妞!”妍妍手里紧紧握着那条项链,金黄色的项链里渗透着血红光芒,似乎更加熠熠生辉贵阳硒鼓报价

想着康志在给她的红包的里面夹着的纸条,上面写着:你一定要过得比我幸福!妍妍泪流满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