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

2019-06-24 14:45:12 来源: 苏州信息港

所以,这意味着药效已经在很大的程度上被改变了?那是改变了多少?如果是真的改变了的话,那是不是意味着,这个原本应该无解的禁药,其实还有被解开的可能?洛子夜并不知道他这时候在想什么,只见着他眸色幽深,好像是在认真地想什么事情,下意识地就往他身边蹭了蹭。有)?意)?思)?书)?院)而这时候,这附近都已经没有人了。冥吟啸从袖中,拿出一个信号弹,抛向了夜空。这时候,凤溟的军队,应当已经到了轩苍的国境。相信在看到这个信号的时候,青城应该会明白他的意思——直接带兵攻入,从巴地攻打进来,里应外合,这样才能成功从此地脱险。帝陵守卫重重,真正靠近皇陵之处,机关林立。尤其这时候轩苍墨尘还守在外头,小夜儿又成了这个样子,想从这里脱险太难。所以,这时候也就只能动武了!他起身,带着洛子夜,沿着前方的道路往外穿。那附近是几块巨大的山石,上头就是帝陵。那附近有重兵把守,这里是危险的地方,但只要小心一点的话,不会有人料到他们会在这种危险的地方,往前方穿行。危险的地方,同样会是安全的地方。这一路上洛子夜都很安静,出乎意料安静,也非常的听话,在她的意识里,他们这时候实在躲猫猫,当然不能被其他人发现,所以她很小心地跟着冥吟啸,亦步亦趋地往前头走,她的脚也非常小心,十分注意,不允准自己踩到任何不妥的东西,发出了什么声音,导致被他们发现。两人行了一路,洛子夜的手,一直在他手中攥着。他牵着她前行,她也抓得他很紧,便是生怕掉队了,生怕自己一个跟不上,就跟他失散了一样。手心之间,传递给彼此的温度,几乎就能被称为温暖。洛子夜觉得自己心情很好,但冥吟啸的心情,却远远比洛子夜要复杂得多。这种牵着她的手,也许就能够走到他们白头的感觉,很美好。但他很清楚,这之于他,其实就只是一场梦境而已。一场会让人醉在其中,忘了自己是谁的梦。也是一场,一定会醒来,一定会被摔碎的梦。他们又往前头走了一段,洛子夜扯住了他的胳膊,小声道:“我累了!”对于一个六岁的孩子来说,在觉得疲累的时候,她是不会顾忌那么多的,累了就是累了,不想走了就不走。就是这么简单干脆,而她似乎也很善于运用自己此刻的这种特权,十分果决地站定,表示自己不愿意继续往前走了。他回眸看向她,邪魅的桃花眼含笑,那里头是宠溺的光芒,似乎是对她这样的任性,无可奈何。他背对着她,弯下腰:“我背你!”洛子夜立即就开心了,很快地爬到他背上。她并不重,尤其对于冥吟啸这样武功高强的人来说,背着她几乎感觉不到任何压力。她的胳膊绕在他的脖子上,小脑袋靠在他肩头,很享受这样的待遇。她在他背上。淡淡的馨香飘入他鼻中,贴在他肩头的小脸上洋溢着单纯的愉悦。他低头看了她一眼,也微微扯了扯走唇畔,那一笑,那洛子夜登时就觉得自己的鼻头一热,好像有鼻血就要流出来了。她赶紧捏住自己的鼻子,眼睛里冒着爱心泡泡,盯着自己面前的绝世美人,声音也变得甜腻腻的,却也并不大声:“我们走吧!”“好!”他笑着应了一声,背着她往前走。小夜儿,如果可以,我真的希望你永远都是这样,无忧无虑,单纯的小脸上,写满快乐。你也许不知道,背着你的时候,于我而言,就已经是背着我的全世界。如果这是梦,我希望永远不要醒。或者,能够晚一点,再晚一点,很晚很晚的时候,你才离开我的身边,到他那边去。半个时辰之后,安静的夜色,终于还是被打破。浩浩荡荡的声音传来,不一会儿,他们就看见不远处,轩苍墨尘亲自带着人,在泰山之中搜寻。他那张俊雅宛如天神的面上,带着他一贯温文尔雅的笑意,然而眼里的冰寒,却能很轻易地让人知道,他此刻心情不好,非常不好。冥吟啸看着出现在自己前方不远处的人,忽然不动了,蹲了下来。也将洛子夜放下,示意她安静。然而,洛子夜这时候毕竟是小孩子心性,她觉得一个躲猫猫的游戏,都已经晚了这么久了,她根本就已经不想再继续玩下去了。所以这时候,她也没有像之前一样,那么惧怕被人发现。她扯了扯冥吟啸的胳膊,轻轻地问了一句:“那个人是谁啊?”问着这话,她的眼神,正放在轩苍墨尘的身上。那个人也长得很好看,跟自己身边的人,不是一个风格的好看,但的确是很迷人,不过……“小夜儿也记得他吗?”他回眸看了一眼洛子夜,问了她一句。洛子夜很快地摇摇头,并十分坦诚地开口道:“我不记得他,我脑海里一点他的影子都没有。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看见这个人我就觉得很讨厌,他是不是坏人啊?”尽管她已经不再记得之前的事情,但是她的残存意识,还是在告诉她,不远处的那个人,是很讨厌的,是从一开始就不招她喜欢的,在看见对方的时候,她就有点想上去把他打一顿。冥吟啸听了她这样孩子气的话,有些好笑。揉了揉她的发,轻声道:“是,他是坏人。他经常欺负小夜儿,小夜儿以前就很不喜欢他。我们不要说话,等他先走过去,免得他发现了我们,又欺负小夜儿,好不好?”她一直听他在喊小夜儿,这让她终于忍不住伸出手,指着自己的鼻子,问了他一句:“小夜儿是我吗?”“嗯!小夜儿是你!”他点点头,语中含笑,语气也十分温柔。这时候的她,就是一个单纯脆弱的孩子,受不得一丁点伤害,所以他每一句话的语气,都十分温柔,十分小心翼翼。他这话一出,洛子夜立即点了点头表示明白:“哦,原来小夜儿是我!”应完这一声,她就瞪向轩苍墨尘。这个人是个坏人,一直就喜欢欺负她。那……那她……冥吟啸看她乖乖的转回头没有再说什么,便有些稍稍放下心,凝眸看向不远处的轩苍墨尘。这时候,墨子渊正冲上来,禀报消息:“陛下,不好了!凤溟的大军开始攻城了,巴地是我轩苍富庶的城市之一,倘若失守……”那后果,不堪设想。他这话一出,轩苍墨尘眉梢微凛。事实上,上一次在天曜没能击杀冥吟啸的时候,他就已经知道会有今天,纵然这时候他已经将龙昭算计下水,可是远水终究解不了近渴,这时候轩苍的困局,还是需要他们自己来解。他面色不变,那是波澜不起,点尘不惊的风度,温声询问:“凤溟来了多少大军?”“六十万!倾举国之兵!看这样子,冥胤青纵使先一步回了凤溟,也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冥吟啸是真的人在天曜,却还是完全地把凤溟的兵权和王权,在手中掌控得死死的,区区一个冥胤青,撼动不了!”墨子渊说完这话,心里也有些紧张起来。他这话一出,轩苍墨尘虽容色不变,但那眸色到底还是沉了下来。墨子渊又继续道:“带兵来的人是武青城,对方的目的很明确。说是让您将冥吟啸和洛子夜送出城,只要您将人送出去,他们马上就撤军,否则……这就是一场不死不休之战了!”武修篁被算计进来,诚然在之后,能解了轩苍的困局,但是目前,在眼下,如果跟凤溟的军队硬碰硬,轩苍吃亏,几乎是必然的!轩苍墨尘深呼吸了一口气,事实上他并没有料到,冥吟啸真的会只为了洛子夜,就兴兵前来,将军国大事视为儿戏!但,这样莽撞的行为,他都敢做,凤溟也没有一个人能拦得住他,那也就证明了,在凤溟,冥吟啸的权威,是无人可以撼动了。同样,这也就意味着,他们即将面对的情况,会越发的严峻。就在这时候,蹲在山石后面的洛子夜,忽然一个忍不住,手里的石头,就对着轩苍墨尘的脑门扔了过去!冥吟啸先前见她听话,没有什么动静,就放下心,并没有无时不刻地盯着她。但是万没想到,她竟然忽然出手将石头对着轩苍墨尘砸了过去,等他发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去拦了,那石头已经飞了出去。方位很清晰,目标也很明确!轩苍墨尘霍然伸出手,一把就攥紧了那石头!眼神也落到了那块山石的跟前,而他身后的士兵,也在这一瞬间,便尽数都意识到了什么,飞快地拿着手中的长戟,奔了过去,厉声喝道:“谁?”他们手上的刀光,都十分锋利,当很多人都拿着长戟,对着他们围过来的时候,洛子夜就这么盯着,忍不住咽了一下口水,她知道她可能是闯祸了!她回头看了一眼冥吟啸,以为这时候对方一定会很生气,会责骂他。但,这一眼看过去,却发现并没有。他只是有些微愣,并没想到她会忽然有这样的举动,那双邪魅的桃花眼中,看不到哪怕一丝一毫对她的责备,倒是轻轻地伸出手,揉了揉她的发顶,安抚了一句:“小夜儿,别怕!”他说话之间,那些人都已经围了上来。而手中攥着那块石头的轩苍墨尘,也慢慢地走了过来,一步一步。他华袍在地上,拖曳出一点声音来,很轻微,就如同他这个人一般。就这么一眼看去,不觉得他会给人丝毫威胁性,可,不知道为什么,看着他走进,洛子夜就有一种天然厌恶,甚至于觉得这个人,是的坏人,大概世界上没有一个人比他更坏,更让人讨厌。眼见不可能再藏得住,冥吟啸站起身。轩苍墨尘看了他一眼之后,眼神很快地调转,看向他方才蹲着的地方,看向对方身边的人。他定然不会愚蠢到认为,冥吟啸会忽然变得这么有童真,拿着石头打算偷袭自己。那么,这件事情,就只能是洛子夜做的?而从前的洛子夜,也决计不会是这么无聊天真的人。那么,这是不是说明,他的药已经有了效果,她真的变成了六岁孩童的智商。她真的,爱上了她睁开眼的时候,看见的个人……冥吟啸?这念头令他心中发慌,他迫自己去伤害她,让她变成这种样子,的念想,也就是她不再恨他,从此她心中眼中只有他,但是眼下……洛子夜这时候,也站了起来。她看见轩苍墨尘对着他们的方位走过来,下意识地就往冥吟啸的身后一躲。只探出来一个脑袋,小心翼翼而又充满防备地看着他。那张小脸上,是显而易见的排斥和厌恶,他看见她揪着冥吟啸肩头的衣服,撅着小嘴道:“我不喜欢这个人,我看见他就想打他!所以,所以我才拿石头打他了……”洛子夜越说声音越小,越说越心虚,因为他们这时候是在躲猫猫,她当然不应该让那个坏人知道他们就在这里。她就算是有再坚定地要出手打他的理由,但是她是真的坏了事,让他们被人发现了,让他们输了,这就全部都是她的错了。孩子的思想是单一的,他们永远只会相信自己的感觉。并且会很冲动的行事,因为他们的三观和意识都不够健全,所以还不会分析利弊,不会认真地思考这样做到底对不对,可不可以。她只觉得,他们已经躲了很久的猫猫了,一点都不好玩,她不想玩了,她还看见了一个坏蛋,她很想打他,所以她就直接拿石头砸了,就这么简单。“好,好!小夜儿不怕,有我在!”冥吟啸自然也很清楚,这时候她还只是个孩子,她根本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他自然也不会对她的行为有任何责怪,同样他也很清楚,她这时候已经知道她自己闯祸了,而且她心里非常自责,所以他眼下在做的事情,就是安抚她的情绪,让她不要害怕。她这话,自然一字不落地落入了轩苍墨尘的耳中。这令他原本就不怎么好看的面色,几乎在刹那之间,就苍白如纸。如果这世上真的有一种东西叫做报应的话,他想他此刻是真的体会到了。他伤害了她之前,从前她对他厌恶至极,如今她在他的逼迫之下,心甘情愿地吃下了禁药,却爱上了另一个男人,依旧对他厌恶至极。这时候他忽然觉得自己喉头艰涩,说不出一句话。只有手中紧紧握着的石头,坚硬如铁的触感,让他知道,他此刻还活着,活在她面前。而他手中紧紧握着的,是她对他的厌恶。是她根本不再记得他是谁,却在看见他的面的时候,就想打他的厌恶。属于六岁孩子的感觉,是简单而又直接的。一个孩子若是讨厌一个人到,就会想动手。而轩苍墨尘心中清楚,她服下那药,也许根本没有解药。而也许此生,他们只要再见面,她依旧会如此,在看见他的时候,就觉得厌恶,就想打他!也就在这时候,对面的冥吟啸,忽然看向他。那双邪魅的眸中,含着几分讥诮,轻声询问:“轩苍墨尘,这样的结果,就是你想要的吗?”

衡阳治疗白癜风的专科医院
石家庄专治癫痫医院哪好
昭通医院治疗白癜风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