蒸汽烫发头顶烫伤

2019-02-21 19:57:27 来源: 苏州信息港

成都晚报10月21日讯26岁的吕静到理发店去烫发,却因为发型师操作不当,导致她的头皮被烫伤。她把发型师、理发店老板起诉到武侯法院,索赔10万余元,其中包括植发所需的3万元。昨日,法院开庭审理此案,但被告方却无人到庭

蒸汽烫发 头顶烫伤

昨日上午,吕静在律师陪伴下走进法庭,坐上了原告席,神情落寞。趁开庭前的间隙,她向讲述了事情经过。

去年10月8日下午5时,她来到位于罗马假日广场的余杰私人发型会所,准备换个造型。在发型师的建议下,她选择了100多元的蒸汽烫发。发型师调校好机器后,吕静开始坐下烫发,但没多久,她就感觉头顶处烫得发痛,甚至痛得喊出了声。理发店工作人员连忙将机器挪开,发现吕静的头顶处已被烫伤。

受伤之处 从此光秃

虽然发型师认为问题不大,但在吕静的要求下,理发店还是陪她到医院进行了初步处理。几天后,吕静感到受伤处并无好转,又到川大华西医院进行了继续治疗。

受伤的地方就不长头发了,像秃了一样,我根本不敢看。吕静做了伤残鉴定,被认定为9级伤残。于是,她多次找理发店协商解决办法。

11月1日,理发店与吕静签署了协议,答应对事故负全责,并承担相关费用。但后来他们就不理我了,一直回避。今年5月,忍无可忍的吕静到法院递交了诉状,要求理发店老板张泽成、苏治群和发型师苏亮承担连带,赔偿她残疾赔偿金、精神抚慰金、继续治疗费等合计10万余元。

在吕静讲完经过后不久,开庭时间也到了。但是,被告方却没有一人到场应诉。又等了一会儿后,审判长宣布,此案将缺席审理。

庭上,吕静讲述了自己受伤后的苦恼,头顶的伤口我从来就没看过,不敢看,怕接受不了。我以前从来不戴帽子,但出事后,帽子就是我亲密的朋友,从来没取下来过。她的律师说:吕静是个女孩子,现在还没结婚,这件事对她的影响可能是终生的。正因如此,我们索要1万元的精神抚慰金赔偿。同时,律师还拿出了一份司法鉴定书,证明吕静后续植发费用需要3万元。

在听了吕静的详细叙述后,审判长宣布休庭,此案择日宣判。

女方恼:现在帽不离头,赔钱!

店长急:不能说赔多少就赔多少

随后,来到了余杰私人发型会所。对于为何没去开庭,店长说,老板目前没有在成都,当事发型师苏亮也早就离职了,所以没有适当的人去。老板刚才给我打让我去,我都不知道是几点钟,而且我也不懂。在听说缺席审判将对一方当事人相当不利后,店长有些着急:不能她说赔多少就赔多少。赔10万?不可能!这家理发店都值不到10万!

店长称,吕静被烫伤一事,理发店认可,也从来不回避,但苏亮在出事后1个多月就离职了,这件事主要是他的问题,我们老板也只能起个协调作用。不管怎样,要三方坐下来谈才能解决,但苏亮有时能联系上,有时联系不上,又不愿出来,我们也没办法。

感冒头痛怎么食疗
中海领投旅游众筹项目集中上线快艇沙滩摩托
北周周武帝宇文邕雄才伟略为何无法统一中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