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子星辰 第十五章 讹诈

2019-12-05 05:12:55 来源: 苏州信息港

芥子星辰 第十五章 讹诈

楚凡除了看书,偶尔打拳舞刀。

柴刀短小,不趁手,房间又狭窄,只能浅尝辄止。

他多的时间,是打坐炼气。

叫石猛弄回一个蒲团当坐垫

,左脚在上右脚在下,盘了个如意坐。

双手平放膝盖,掌心向上,右手叠在左手上,大姆指轻轻抵触,结三昧正定手印贴于肚脐下方的丹田位置,抬头挺胸收腹,下鄂微微内缩,全身放松,深吸缓呼,让真气流过四肢百骸经络窍穴。

气感越来越强烈,像雾像风,如丝如缕。只可惜下丹田的气海破碎,不能存储。好不容易炼出的一点儿真气无法搬运大小周天,终又散逸进身体了。

但楚凡乐此不疲。

他发现,这并非无用。

每次打坐完之后神清气爽,身体的矫健程度似乎又上升了一线。

原以为身体素质的提升纯粹是灵能改造的效果,如今发现当年身为小阿凡时日夜不辍炼气也功不可没。尽管老苍头传授的呼吸吐纳之法非常粗糙,入门基本原理却与道藏、佛经所言大同小异。

就像吃饭,无论怎么变换花样讲究礼仪,或者狼吞虎咽或者细嚼慢咽,这饭总要用嘴巴吃下去,不可能用鼻孔去灌。

阿凡确实炼出了真气。

只是真气不能存储,所以没有积累,没有提升,一辈子都不可能踏入铜胎境。

但那些真气也没有浪费,潜移默化地改造了身体,使得他在一十五岁就踏入泥胚境重,拥有远超常人的目力、听力、速度、力量。

真气如涓涓细流,灵能则如汪洋大海。

灵晶高悬虚空,灼热如太阳,皎洁如月亮,似乎无穷无尽。

楚凡不能够像圣贤、大能那样直接“内视”见到灵晶,却感觉到它存在。心里非常清楚,灵晶看似无穷无尽,储量也一定是有限的。如果光支出不进账,总有一天要被消耗完。

无论武者还是修士,炼气的过程有点像挖煤,聚气的过程有点像把煤做成煤球存储,厮杀的过程有点像燃烧煤球发出光和热取暖。

而灵晶本身就是能量,可以直接放出光和热。

灵晶释放出一缕灵能的过程与真气释放出威能的过程比较,有如固体干冰膨胀成气体二氧化碳,骤然扩张千倍,其爆烈与强大的程度不可同日而语。

但入不敷出,坐吃山空,也不行。

总要琢磨出一个法子才好。

丹田破碎,等于缺乏仓库装煤球。是不是可以把煤发成电再储存?论理,真气可以转换成能量,对灵晶进行补充……

嘭嘭嘭嘭……

一阵急促的拍击声传来。

楚凡偏头看了看窗户纸,见斑斑点点的昏黄,天色将暮,自己不知不觉打坐了一个下午。

啧啧,奇怪了!

石猛大大小小也是一个捕头,阳武县的名人,谁敢这么粗鲁拍打他的院门?呵呵,他院子围墙是篱笆的,院门是木栅栏的,难怪当自己说蓬荜时要较真。

石猛的斥骂声随即响起。

“兀那张三,吃了熊心豹子胆,敢乱拍咱家门?”

“哎呦,石捕头,小的怎么敢呀。掌柜的要小的来收账,不敢不来。”

听对方这么一说,石猛的声音立刻小了三分,问:

“多少银子?我不是对李掌柜讲过,书钱下个月结吗?”

“石捕头前些日子拿的书,合银子一十八两五钱。甭说下个月结,明年结都中,谁会信不过呀?只是有一桩不好办,捕头昨日拿的《白鹿洞文集》却要一百两纹银。是韩公上个月才出的集子,三层玉版宣纸印刷……”

“住口,你这泼奴才不要瞎咋呼,青天白日来咱家门前抢钱是吧!什么纸要一百两银子?什么集子要一百两银子……”

“哎呦,石大捕头,你不读书可就有所不知。韩公是当今天下的大儒,厉王的座上宾客。他老人家任何一篇文章出世,天下士子都会争相传抄,一时纸贵。咱们青云郡地处偏僻,阳武县就更偏了。李掌柜好不容易央人在王城求得一本刚刚刊印的《白鹿洞文集》,快马加鞭往回送,整整累死了三匹马。准备以此为母本,刻印出来发送到全郡,一册卖三两银子……”

“你这奴才,满嘴胡言。你家掌柜小气得要命,会舍得累死三匹马?算了……我懒得同你再啰嗦,说三两银子就三两……”

“哎呦,石捕头,那你就是太不讲道理了。青云郡一城五县,少说也要卖出两百几十本,拢共六百两银子只多不少。咱们翰墨轩前前后后花费了一百五十两,就是赶时间,赶这个趟儿。如果再过两天,等王城的书流传下来以后,这本集子就卖不出三两银子了,顶多一两,赔本赚吆喝……”

“打住。既然是母本,怎不早说。”

“叫小的怎么说呀?昨日石捕头到店里拿了就走,小的怎敢放一个屁。”

“我不跟你这腌臜奴才讲了,明日找你家掌柜的说话去。”

“掌柜的老母病重,这几日不见外人。他说了,给泼天大胆也不敢催石捕头的债。只是这母本既然出手,绝无再回来的道理……听闻捕头近日雇一个书生在家中抄书,十几天恐怕抄了几百本,赚了好几百两银子。翰墨轩小本小利,经不起熬,指望不要亏太多。这《白鹿洞文集》的一百两本钱,是必须收回的。”

“放屁。你,你……青天白日敢讹诈,当洒家拳头是吃素的不成?”

“哎呀,各位街坊邻居看好了。石捕头赖账不还,要打人了……”

听了那名催债男子的尖叫,楚凡才知道自己成了所谓的抄书人,哭笑不得。

他的额角在幼时被烙下一个“鲁”字,长大了疤痕犹在。十天前练功时刻意运用灵晶冲击疤痕,用手掌按摩辅助,没几天痕迹果然消失。以前一直披头散发遮挡额头,这时候才方便把头发梳起来挽成髻。

石猛不知道他的喜好同习惯,又不敢讯问,刻意搜罗了好些新衣裳,尽多的来。有上衣下裳前襟后裾的文士服,有前长后短的武士服,有平民短褐。那一日疤痕消褪后,楚凡一时高兴,便挑了一套文士服带小丫头出去逛逛,不巧被有心人瞧见。

倒也不能怪那帮人瞎猜。

想石猛只是一个抓人的大老粗,勉强认得几个字而已,哪里懂什么道德文章。一下子收进了上百本,不是雇人抄书卖钱,难道准备当柴禾烧?

其实在一百多本书里,楚凡不待见的就是那本《白鹿洞文集》。见到几句类似“存天理,灭人欲”、“饿死事小,失节事大”的文字,就果断放弃。

不过那本书确实厚实漂亮,明黄色封面,纸张挺括细腻,墨迹清晰,排版整齐。石猛不知道他在找寻什么,拿过来也没有错。

活字印刷在这个时代已经出现,再漂亮的书也值不了一百两子,除非是孤本,除非别有用途。但不问清楚就拿走,岂不是把刀把子塞进人家手里,任人宰割?人家有理在先,再用生意经来敲诈,真还不好对付。

很明显石猛中了暗算,妥妥的没跑。

可是,这个世界的商人地位极低,绝不敢暗算到捕头身上去。既然这么明目张胆搞,那么这出戏的背景真还不能小觑。

“哼,不要拦……直娘贼,老子打你又怎的?打完了再捆去见官!”

“快看呀……石捕头要打人了……打死我,你这钱还是得出……”

传出窸窸窣窣拉扯的声音。

邻居们似乎全跑出来了,纷纷帮腔。

有人劝慰道:

“石捕头,先退一退,听老朽一言。千万不要动手,好好商量。只要一动手,你有理也变成了无理。”

另外有人高叫道: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石捕头,你是响当当一条好汉子,就别为难俺们几个下人。有钱给钱,没钱撂下一句话,俺们三个好向掌柜的回复。你要打,俺们就站着让你打,皱一下眉头不算好汉……”

楚凡正听得有趣,小丫头急忙推门进来,惶恐道:“哥,外面来了好多人要书钱。要不,干脆把书还给他们,反正哥也看过了……”

卖出去的东西,泼出去的水,哪里还能还?楚凡微微一笑,摆手道:

“你别急,性急吃不了热豆腐。既然开始闹了,就让他们闹一阵子再说。我在屋里有点要紧事,没事别进来。还有,我肚子还不太饿,告诉石嫂晚一点做饭……喂喂喂……”

小丫头杏眼圆睁,小脸鼓成包子状,嘴巴撅得可以挂起油瓶。呆了一呆,实在弄不懂楚凡葫芦里卖什么药,没听完就哦了一声,重重拉关门。

楚凡无可奈何摇了摇头。

小不丁点大,心思却不小,女大不中留呀。呵呵,脾气长得比个子还快,很明显是不满意哥哥做缩头乌龟了。

吵吵嚷嚷中,冒出了女子温和的声音。

“官人,他们几个也是办事的,就不要难为了……三位大哥,我代我家官人陪个不是。”

七嘴八舌响起。

“石家娘子,这可担当不起。”

“还是石家娘子明事理……”

石猛瓮声瓮气道。

“哎呀,你陪什么不是。他们明显是讹诈……”

女子不理,继续道:

“一百两银子,眼下实在拿不出这么多。几位大哥,看这样行不行?我这支金钗少说也值十两纹银,你们先拿去抵一抵,掌柜的定然不会怪罪。等三天以后,我们再把钱还上……”

石猛抢白道:

“那怎么行?这是你陪嫁的钗子……”

……

“石家娘子,这,这钗子……小的不敢收呀。”

“不妨事,你们先拿去交差。”

……

听到门口的喧闹声音渐渐变小,你推我让,楚凡从里面拴上房门。

轻轻推开侧窗,轻如狸猫落在墙根,随手关闭窗户,一个纵跃出了篱笆墙。

深圳市福田区慢性病防治院怎么样
邯郸市第三医院
贵阳癫痫治疗十佳医院
昆明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云南市妇科医院哪里较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