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影之主 第127章 揣测

2020-01-16 22:23:23 来源: 苏州信息港

阴影之主 第127章 揣测

凯瑟琳回来的很快。

赛德这边刚把城堡疏散的事情安排下去,凯瑟琳便已到了。

不过,在看到这边的地面上,堆了足足四具精金阶的尸体时,凯瑟琳面上神色不动,心中却略略有着一点小尴尬。

便和上次追杀梅斯菲尔德未果一样,这回她想拿下塞拉斯,也未曾能有收获。

荣耀套装加精金阶巅峰的实力,在猩红之蜇暂时无法使用的现在,即使是她的实力,即使是亡者之握那样的越阶法术,也难以在几下之间就达成目的。

在追着塞拉斯杀到城外时,那素来以矫勇善战闻名的家伙,竟然早有预谋地往玛瑙河中一跳。

因为荣耀战甲的抗魔性,凯瑟琳难以在他身上留下印记,几下搜索无果,终于,她也只能带着一点吃瘪的心理,返回了鹿港城堡。

“这些尸体,想必你们也没大用,就归我了。吃了这一瘪,高尔德多半不会善罢甘休,为防意外,你们准备一下,稍后我们直接回南特。”

将尴尬收在心底,凯瑟琳面上神色不显地说着。

紧接着,就见她雪白的手背上,一道六芒星一样的血色图纹徐徐浮出,宛若血宝石一般妖艳瑰丽,一只拳头大小的血蛛自六芒星中爬了出来。

凯瑟琳一只手摸了摸血蛛,血蛛那六只碧绿的眼睛中,居然流出了一点舒适和喜欢的神色。

凯瑟琳又一俯身将它放到了地面。

立即,血蛛爬动起来了,很有目的性,直接爬到了一具尸体上,又迅速找到了伤口所在。

一阵咀嚼和吸噬的声音。

也不知道是什么品种,精金阶的尸体,即使因为死亡,稍稍有所削弱,但正常的生物,别说是小小的蜘蛛,哪怕是曾经的银纹虎王,恐怕都咬不动他们的血肉。

但在赛德眼中,这血蛛分明是咬开了血肉,在吸噬里面的血液。

“高尔德暴怒,这是必然,不过,除了他之外,你们雷蒙日后恐怕还要多一个麻烦。”萨摩莉娜抛了一下手中的一枚徽章,半边红半边蓝,冰与火交汇,目光又朝地面的一把断剑示意了下,说道,“高阶熔岩天赋,十字宝剑,冰火徽章,这人应是冰火公爵的继承人之一,所以才能成为铁十字的一员。另外,还逃走了一个高阶血鹫血脉,既然和这人一起来的,多半也是出自铁十字。”

“自己要跑过来找死,莫非还留着他不成?冰火老头要找麻烦,首先该先问问高尔德,他的后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凯瑟琳淡淡冷笑,不过说着,她目光倒也微微流出一点奇异,有所沉吟地接着道:“冰火公爵的事情是日后,到那时,我们差不多也与高塔联系上了,不必太过在意。我倒是有些奇怪另一件事。那塞拉斯在南特之战时,差不多也就是刚入精金阶高阶没多久的实力,半年未见,竟突然晋升到了精金阶巅峰……高尔德到底堆了多少资源给他?浪费如此多资源,在一个高阶天赋身上,高尔德倒真是做得出来!”

“人家是王储,比你大公家族都要更豪富。你舍得去培养小蜘蛛小虫子,别人去培养手下,又有什么做不出的。”萨摩莉娜说归说,紫眸中也流过了一道沉吟。

能在精金阶时期,还如此迅速推进实力,高尔德必定是动用了大量Ⅱ型秘术药剂。

Ⅱ型秘术药剂,虽然对正统术士用途不算非常大,但哪怕在迷雾岛,也是绝对的稀缺资源,那些血脉家族,那些术士的追随者,没有一个会嫌多。

高尔德即使是诺曼第三王储,正常来说,也很难拥有如此之多,更别说是这样挥霍了。

赛德目光微眯,也在琢磨着,一阵的沉思,他心中忽地一动:“你们有没有留意到一件事。塞拉斯是独自在最后面接应的。”

“怎么?”萨摩莉娜眸光一撇,等着他的下音。凯瑟琳的目光也看了过来。

赛德也不卖关子什么,直接说道:“按说塞拉斯现在的实力,还要在那两人之上,应是狙杀我的绝对主力。但这人装备着荣耀套装,却缩在最后面,如果不是凯瑟琳你们出现,恐怕这人未必会现身。所以,我琢磨着,会否他并不想随意露面,或者是高尔德并不想他露面?之所以跟在后面,只是防备着万一的情况。”

不想露面,这意思就是说,不想暴露实力?

按这说法,若非眼见着万一的情况真出现了,眼见着诺里斯他们陷入陷阱,危机在即,塞拉斯多半不会露面!

而既要堆积资源,提升他的实力,又不想让他露面……

“你的意思,高尔德是想一步就位,生生把他推进大骑士阶?”凯瑟琳碧眸猛一动,有点诧异之光。

已经精金阶巅峰,还不想让其露面,那除了目的直指大骑士阶而去,不会再有别的可能!

但短时间之内,要将一个精金阶,生生推进大骑士阶,这资源……

赛德轻轻点头。他虽然不了解要将精金阶推进大骑士阶,所需资源如何庞大,但如果抛开资源,只从目的来看,高尔德和塞拉斯的动作,这样解释才最符合。

如果高尔德手下能多出一个大骑士阶,公国目前的形势,恐怕要立即逆转。

可惜情报部暂时还没渗透进吕内堡,即使渗透进了,暂时恐怕也接触不到高尔德所在的层次……

“你的推测,等与高尔德开战之后,再来看吧。不管是他暴怒反弹,还是我们先行出手,要不了多少时间,就到开战的时候了。”赛瑟琳微微点头地说着。

一侧,萨摩莉娜借着开战的话题,又提到了赛德的血脉反噬之上,很快便与凯瑟琳约定,等去了南特,就交易一件秘宝。

虽然层次不如月光树树心,但对血脉反噬总也有一定的压制效果。

赛德也脸皮一厚,债多不愁地又开口借了一批秘术药剂,虽然不如前两次那整箱整箱的数量,却也有个十数匣。同样约定,到了南特调拨给他。

城堡的疏散在迅速就位。

凯瑟琳的血蛛也在贪婪地吸噬着四个精金阶的血液,也不见它身体如何长大,不过每每吸噬到一定程度,就会有数不清的血色粉末状东西,自它腹部脱落下去。

而凯瑟琳则会将这些血色粉末尽数收起。

最后,四个精金阶的尸体,竟是被这只血蛛彻底吸干。

凯瑟琳手背一翻,在一道六芒星的图纹中,血蛛又消失在了她的手背。

诸人随即动身,赶向了南特。

自然,凯瑟琳也没忘了一件事,通过赛德城堡的飞鸟,给格雷戈里那边传了一道信。

……

两日之后,吕内堡,行宫。

塞拉斯单膝跪于地,上方王座,高尔德目光闭合,面上看不出阴晴,呼吸却微微有些粗重。

一转眼,一手培养出来的四个精金阶,直接倒下了三个,还搭上了冰火家族的帕特里克……

即使是高尔德的城府,一时也无法压抑心中的暴躁。

真是……该死!

或许他太过注意稳重了!

现在……

眼睛猛地睁开!

那边多半会趁机再来一波挑衅。

如果挑衅发生在这边,恐怕还真有暴露的可能。

或许……他该先清一下场了!

也算是给他们一个交代!

应着这道念头,一道猩红的光芒蓦然自高尔德腹部爆射而出,一落到地上,一阵哧哧哧的声音,地面迅速腐蚀,猩红如血的液体却丝毫不变颜色。

闵行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
东阿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福建治疗白带异常医院
牛皮癣治疗南通哪家医院好
镇江白癜风治疗方法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