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任性裸奔逃票扔东西法网观众如此疯狂

2019-07-19 08:25:53 来源: 苏州信息港

太任性!裸奔逃票扔东西 法观众如此疯狂

球迷冲进内场欲与费德勒合影

前法国球主席菲利普夏蒂埃曾说:“在罗兰加洛斯,观众是主角”。今年法首轮,那个在费德勒准备退场时冲入球场求合影的男孩,让人又想起了那句名言。还有什么奇事是法观众干不出来的呢?就盘点了法历史上,有关球迷的九大趣闻。就算你知道法观众很任性,但你或许不知道,法观众可以这么任性。

大罢工带来爆棚的观众

1968年,球正式进入公开赛时代。那年五月的法国大罢工对总统戴高乐来讲一定不是什么好事,但它恰恰拯救了罗兰加洛斯。大罢工让许多人无所事事,于是前所未有的人流涌向了奥特伊门,去观看法。这让法在公开赛时代的元年,突然拥有了堪比温(微博)的人气。在没有电视和媒体推波助澜的情况下,这年法的观众数竟次突破了十万人。要知道当年球职业化还刚刚起步,远没有形成今天四大满贯的概念,红土赛事中,法的地位在某种程度上甚至还不如罗马站,但那一年的大罢工却改变了许多。

献给外国选手的欢呼和送给本土球员的嘘声

雅尼诺阿(微博)(Yannick Noah),亨利勒孔特(Henri Leconte)和孟菲尔斯这样的本土球员当然能激起法观众的爱国热情,但这些球迷也从不吝惜给他们的外国对手送上支持。2009年的费德勒,1996年的埃德伯格,1991年的康纳斯和麦肯罗,1968年的潘乔冈萨雷斯(Pancho Gonzalez),还有1964年的尼古拉皮特兰格利(Nicola Pietrangeli)。作为意大利伟大的球选手,皮特兰格利在法夺冠后被全场法国观众高呼姓名,令他感动得返场致谢。法国观众其实并不排外,他们只是喜欢美丽的球。另一方面,从上世纪初的简波洛特拉(Jean Robert Borotra)到现在的特松加,还有诺阿、勒孔特,弗朗索瓦杜尔(Franoise Dürr)、玛丽皮尔斯这样本土名将,甚至还在罗兰加洛斯体会过本土观众的嘘声。

观众冲入场内与球员拥抱

赛后冲入赛场曾是观众特权

早些时候,观众们进入场地甚至和球员聊天,这些是不被禁止的。在1974年,数十个孩子跑进了球场,好奇地试图摸摸比约博格,并且还想顺走他的拍子。当时人们并不认为这是多糟糕的举动,甚至觉得很平常。不过在1983年的男单决赛后,诺阿的老父亲冲进场内,拥抱刚刚夺冠的儿子,整个中央球场的观众都一涌而下。从此之后,观众随意进场就被禁止了。

巴黎观众一直是嘲笑大师

“今天我们不会在演员或者艺术家的表演结束前打断他,可为什么中央球场们的观众总是做不到呢?”早在1929年,简波洛特拉(Jean Borotra)就曾撰文批评过法观众的聒噪。然而这种闹市风格一直延续到了上世纪末。“这比赛看着像女单!”1958年的一场男单1/4决赛中,一位的观众就这么直接吼了出来。美国选手维塔斯古库拉提斯(Vitas Gerulaitis)在1980年对阵康纳斯时,也因为犹豫的击球风格而被观众训斥道:“再这么打你就下场吧!”在1988年的决赛中,勒孔特三盘负于维兰德,输球之外他还得承受观众的全程嘲弄。在他两盘落后时,有观众大叫道:“勒孔特不要怂,大家伙儿都在这呢!”

巴黎观众也是逃票大师

在罗兰加洛斯建立起严格的查票制度之前,你造有多少种混进球场看球的法子吗?假冒快递员、冒充协主席菲利普夏蒂埃的亲戚,这些都算没有技术含量的。有一帮人曾试图从火枪手门(Porte des Mousquetaires)打条地道直通三号球场。当然还有那些球场附近的住户,他们只要收点小费,就可以提供特殊服务帮想逃票的观众翻墙入场。

巴黎观众喜欢往场内扔东西

伟大的罗德拉沃尔在1956年双打对阵一对法国组合时,曾惨遭法观众打脸,袭击他的是从观众席上扔出的一块泥巴。无独有偶,澳洲球员金沃里克(Kim Warwick)在1978年被一瓶可乐击中,而2001年的辛吉斯(微博)……收到的是一只鸡蛋!不过截至目前,还没有人在法赛场上扔过椅子、桌子、烟灰缸或者西红柿之类。看来还有上升空间。

法观众

看台经常被极端吵闹的熊孩子占领

在1972年之前,每周四的法赛场总会出现一帮熊孩子的身影。当时他们被称作“小学童”,周四可以免费入场。现在时间挪到周三,数以千计的熊孩子蓄势待发,考验着球员们的神经。1983年,麦肯罗朝一个小女孩吼了句“闭嘴!”1989年在一号球场,蒂埃里蒂拉纳(Thierry Tulasne)的一句“闭嘴”在场内回响了超过四秒钟。

裸奔族的袭击

2009年勇闯法男单决赛,并给费德勒戴帽子的那个巴萨(官 数据) 球迷并不严格意义上的裸奔族,但这样的突然袭击在法赛场几乎已经形成了传统。2005年,一个在身上纹了总统希拉克和总理德维尔潘名字的裸奔者曾把玛丽皮尔斯逗得大笑不止。而1981年,一个没穿衣服,三十多岁的大胆男人,拿着一块请求见教皇的告示牌,堂而皇之的出现在了哈娜曼德利科娃(Hana Mandlíková)的女单颁奖典礼上,并居然在领奖台上呆了21秒,直到菲利普夏蒂埃本人出面驱逐他。

巴黎观众改变了球的加油口号

在1974至1978年间,法观众的人数翻了四倍。在这过程中,罗兰加洛斯的加油口号也有了重大变化。球迷次像足球迷那样吼了起来。1976年,狂热的球迷们在意大利球星阿德里亚诺帕纳塔(Adriano Panatta)的比赛中发明了一种新的加油口号:“Go Adriano! Go Panatta!”这种句式今天已很常见,不过在当时要求“优雅”的球场上却是闻所未闻,甚至被一些骄傲的观众认为是低俗的行为。

湖州医院治疗妇科
宣城治妇科的医院哪好
山西黄河不孕不育医院地址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