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美食

中国晚会限奢令满月业内忍痛前行求转变

2019-01-29 10:54:47

中国晚会“限奢令”满月 业内忍痛前行求转变

中宣部等五部门联合下发《关于制止豪华铺张、提倡节俭办晚会的通知》下发满月之际,对业内有关人士就此进行采访。

虽遭遇“阵痛”,但都表赞同。这是受访人士共同态度,包括受“冲击”的演员。

2013中秋晚会总导演周晓岚:以“瘦身”引领“风向”

央视今年在广东梅州举办的中秋晚会,是节俭办晚会的“风向标”。我们在晚会思想、艺术内涵和节目呈现上下工夫,各方面采取“瘦身”措施。

比如,首次将场地改在体育场内,节省了以往新建场地基础、辅助设施的大笔费用;在舞美制作上取消立体实景场景制作,以及上千平方米的大屏幕背景墙,减少三分之一的灯具租用;大幅压缩减少“明星”比例及出场酬劳,加大“草根”演员比例,增加老百姓喜闻乐见的民族艺术品种;所有演员服装全部使用台内服装库存的旧服装,不再制作新服装;全部选用梅州当地文艺院团承担伴舞,节省了开支,同时帮助当地团体提升了艺术水准。还取消了“秋晚”传统保留项目焰火燃放。

中国歌剧舞剧院副院长李小祥:正经历短期阵痛

通知发出一个月,对演出市场影响很大,演出大幅度缩减,剧院正经历阵痛。

长远看,这是好事,有利于回归艺术本体。我们院是搞歌剧舞剧的,中国观众是喜欢看戏的,喜欢听故事的。舞台表演有其不可复制性,如果能从喧嚣的晚会中解脱出来,静下心写戏、演戏,会创造好的舞台戏剧作品,吸引更多观众,让演出市场更健康地建立起来。文化的确要走市场,没有老百姓的喜欢,不走亲民路线,不走人民戏剧的路线,艺术是没生命力的。

我认为阵痛是短期的。在回归艺术本体过程中,对于真正向上的、高雅的文艺创作和艺术活动,政府应该加大投入。

中国东方演艺集团董事长顾欣:观众花几千元看灯?

中华民族向来反对奢靡和奢华,倡导朴实。现在很多演员不会好好唱,就会包装。现在的舞台和灯光,把很多演员的眼睛、耳朵都搞坏了。

反对晚会豪华包装,一定要回归艺术本体,追求更地道的艺术。观众是想听好听的歌,还是来看灯光的?如果要降成本,没有必要搞那么豪华的包装。

前些年的演出市场是虚假的,企业包场,政府买单,政府包场,大晚会越来越多,这是非常破坏市场的行为。的问题是票价虚高,一弄就是几千元一张的票,普通百姓怎么可能一个月不吃不喝看你一场演出?要真正让人民群众走进剧场,首先这个演出市场应该回归理性。

中国对外文化集团公司董事长张宇:走出晚会“利益链”

豪华铺张晚会不是观众的选择,而是长官的选择。这种晚会的镜头,只在明星和官员之间切换。其恶果,不只是助长奢靡之风,也给艺术创作带来严重影响。

如今大部分晚会,都是“短”“平”“快”产物,互相复制,像肥皂泡一样,一落幕,什么都没留下。很多有才能的编剧、导演、演员、舞美等,自觉不自觉地集结到晚会“利益链”中。“碎片化”的创作削减了艺术标准和艺术含量,也使创作者变得功利浮躁,难以回归“十年磨一剑”的艺术创作状态。

对晚会奢靡之风开刀,宣示了文艺导向。希望更多文艺工作者从晚会生产流程中走出来,创造出真正可以流传于世、不负时代、走向国际舞台的艺术精品。

男高音歌唱家王宏伟:限制“入市”莫如规范市场

这一个月,我的演出受到很大影响,个人收入上也受到很大影响。影响当然不止现在,明年的双拥晚会也取消了。

但是,对通知,我非常赞同。我从2000年起,连续14年参加双拥晚会,亲身经历了它投入越来越高、阵容越来越大、舞台越来越华美的过程。各种竞相比形式和大腕的晚会确实太多,把艺术市场搞乱了。

一个演员长期耗在各种晚会和商演上,对艺术成长不利。这段时间,给很多艺术家一个思考的空间,包括我。

9月初,我回新疆举办了一场个人音乐会,没用交响乐队,而用电声乐队,我自己主持。我换一种形式演绎,怎么感人怎么唱。我喝天山水长大,知道在这块土地如何表达自己的情感。整台演唱会情景非常感人。艺术家一定要做老百姓喜欢的东西,一定要符合市场需求。我认为,军队艺术家得到市场认可是好事,问题是如何规范市场。

“第五代江姐”、全国人大代表王莉:“瘦身”不可“瘦”《江姐》

我原本受邀参加金鸡百花电影节颁奖晚会演唱,歌已经录好了,但晚会取消了。

通知出台是好事。这些年,一些歌手的价位确实太高。再就是浪费厉害,有些舞台花了几百万上千万,那么辉煌,只用一次就拆了,很可惜。

规范演出市场很重要,其实,不只是舞台表演,影视表演市场也一样需要规范。

我认为,对于办晚会,不能搞一刀切。晚会是综合艺术,群众是爱看的。那么多的演员,是需要这方舞台施展才华的。晚会需要“瘦身”,但有些晚会不能取消,比如弘扬民族精神的晚会,可以不请大腕,让更多的群众参与,但是一定要办。

我们空政文工团的歌剧《江姐》是民族歌剧的经典,影响了几代人,原本下半年计划演20场的,无法完成了。《江姐》一直是公益演出,剧组100多名演职员,每场演出价二三十万元,只是一个二三线演员歌手单场价位。演出几乎不挣钱,为的是宣传红色经典。(廖翊徐硙)

原标题:中国晚会“限奢令”满月业内忍痛前行求转变

原文链接:

稿源:中新

作者:

色素炭黑
景县超高分子量聚乙烯异形件
污泥处理设备厂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