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姓张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12:20:00 来源: 苏州信息港

初的邂逅是一场烟花,绚烂而毫无真实感。也许仅有一瞬,这样的交集只需要一瞬来成就和说明。永恒令人疲倦,而人总有需索。    张,这是他在博客上的用户名。他的名字于我而言是个谜,却又分明写出了谜底。张,一个温暖的姓氏,带有几许红尘的温暖。但始终是个冷漠的男子。我习惯了在凌晨读他的日记,短促的句子,冰冷而带有笑意。    这是迷乱的一天,所幸掌心还有残留的自己。觥筹交错,衣衫鬓影,我有点倦。却还是举起酒杯,我想我的微笑的观众是今晚的夜空。月色实在很好。不可辜负。    这是我所看到的,他的篇日记。他许是个面目冷漠的男子,对于周围,不动声色地旁观。却又有着敏锐的触感,清醒地看见别人和自己。博客是虚拟的海市蜃楼,遥远的温暖。只是每次面对着发亮的电脑屏幕,所有的倾诉才不会落空,孤独亦不再鲜明。我想,他也是个凌晨独坐的人。身边再无其他。    他姓张,也许这是仅有的真实与虚无。    我的工作,是文员。所在的公司并不大,每天忙碌的工作却可以填满每一寸时间的缝隙。    发传真,打印,拟稿,联系公司部门,发送资料。公司里,和我一样繁忙的人很多,他们步履匆忙,眼中是激烈的灰。偶尔空闲的时候,几个同事聚在一起,谈一些琐碎的风流韵事,脸上便是满足的笑意。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英文名字,从CAROL到RUBY,但只是毫无意义的字符,在虚拟的空间中,每个人的脸都相当模糊。    我在网络日记本上写下:忽略心中的呼喊,毕竟,生活不会给你真实。键盘的敲击声毫无感情,只是用来承载与帮助记忆。在这样的夜里,手边一杯咖啡,足以沉默。在这个城市,也只有文字是我手边的稻草。诡异而神秘,堕落而瑰丽——源自意识深处的花在手心中盛开,无边的黑暗放任我放纵。    放纵。    这种时刻,张的气息如在指尖。他所在的城市,离我很远;那里的繁华喧闹,每日都不会疲倦。那样的都市有呼啸的地铁,密集的车流,擦身而过却又互相渴求的男女,各大国际品牌的旗舰店,细高跟鞋与古龙水。星巴克和真锅,坐满了寂寞并且暧昧的身影。    他是我所难以企及的领域。毕竟,我只知道,他姓张,他在那里。    凌晨一点,张的新日记再次出现。    “Oncewedreamtthatwewerestrangers.Wewakeuptofindthatweweredeardeartoeachother。(有一次,我们梦见彼此竟是陌生人;醒来后,才发现我们原来是相亲相爱的。)我想泰戈尔是难得的智者,他洞悉一切。”    KAVA是我在公司里的朋友,一个年轻迷人的女子。挑染成红棕色的卷发,眼尾微微上调,看人的时候,便是风情。她的家庭背景很不简单,父母具有让她轻松获得财富的能力。但是KAVA离开了她的家庭。这或许是个笑话,在尘世这大网中。说起自己,她会放肆地大笑。而我,目光冰冷。    她从来不上网,而我,毕竟终日沉迷。    每天,浏览博客至深夜,尔后辗转反侧,直至终于不甘地睡着。在睡梦中我寻寻觅觅。本以为无处容身,可是我的肉体在无穷尽的昏睡中被得到,属于自己。我匀称地呼吸。毒蜘蛛在蚊帐的角落结网。    KAVA说,女人,你不应该做傻瓜。她不明白,走在热闹的喧闹中会迷失方向。一切都太真实,一切都太不真实。不喜欢太明亮。    我们锦衣夜行,在网络中,彼此来往。    有段时间,张在博客上消失了。我反复地看他以前的日记,消磨时间。“他厌倦了被依靠,她也厌倦了依靠。甚至两个人也厌倦了彼此。他们还是有共同的习惯——习惯了双方的倦怠。”    张是个有故事的男人,故事也许很长,也许很短。然而城市里的谁和谁又会没有自己的故事。每个角落都有剧集上演,只是导演倦了,懒于倾诉他人听,隐没和消退,终究难以避免。    我对张充满了好奇。然而这又如何。大街上走着遗落的人群,没有人在寻觅。我知道,必须生活。    这段时间来,我所生活的城市飞快地向前走。快乐的人多了,不快乐的人少了;抑或不快乐的人多了,快乐的人少了。城市的财富每天都在累积,车流呼啸着,奔驰。我依旧每日上班,下班,赚着微薄的薪水,偶尔晚上应酬同事。也许是工作多了,我很少登陆博客。KAVA赞美我的醒悟。她近结束了一段感情,又开始了另外一段。把感情作为快餐的人,在这城市已越来越多。    他们都很满足?也许人只需要对自己交代。周一的晚上,我在一家酒吧看到了一对情侣,平日的青年才俊,在喧闹中歇斯底里,满面痛苦。    我知道的,他们将于下月结婚,都拥有好的工作。他们是幸福的。我也是。你也是。张也是。    终于有了一个难得的长假。我踏上旅途。    每逢远行,我总是喜欢坐夜间长途巴士。拥挤的车厢内,没有新鲜空气,但一入夜,周围是紧密的温暖。所有尘世间的呼吸清晰可辨。常常很好奇紧紧包裹在毯子下的身体都有着怎样的表情,生就一张怎样的面孔,随即又自我解嘲。看见又如何,所见,不一定真。    车窗外无数汽车呼啸而过,明晃晃的亮光打在冰冷的玻璃上,我可以看见自己。也许因了夜色的缘故,脸上有近乎生动的笑容。在某一刻,突如其来的想法便击中我。    或者在某辆夜间行驶的巴士上,也有那么一个人,孤独地看着窗,双臂环绕,自己拥抱自己。动荡。飞驰。很多的往事发生,许多的往事结束。我缓缓闭上双眼。    张说,地铁里很拥挤,我昏昏欲睡。坐在身旁的女子用的香水是AnnaSui,前面的男人在看报纸。其实,地铁里只有我一个人。我笑了笑,是的,我还在。    父母提醒我,女孩子必须要找个好的归宿。    于是开始频繁地相亲。毕竟,我已到了适婚年龄。生活的法则,女人无法永远孤身前行。路就在前方,我知道自己不是拓荒者。    镜子中的自己还不老,但眼角已爬上了细密的皱纹。办公室外面大楼林立,每一栋却都有着遥远的距离。这段距离有多长?    KAVA为我牵线,是一名性情温和的男子。他姓林,医生,未婚,家庭背景良好,有自己的房子。次见面,我对他并无恶感。他的眼睛很普通,没有意气风发的神采,但是足够真诚。吃饭时,他用修长干净的手指为我和KAVA剥开橙子,又一瓣瓣放在小碟上。    餐厅里回转着Astimegoesby。很老的一首歌,但有年代悠远的味道。这样的歌曲里,异国美女穿着黑色洋装,绅士打着领结,他们彼此对视,干杯。想到这里,我哑然失笑。    次见面后,我和林开始了交往。    一开始便没有感情,所以交往极为平淡。每日林接我下班,然后两人共进晚餐,再礼貌告别。仅此而已。    实际上,我们只是彼此寻找归属,也并不须真心的投入。这年头说爱太,生活才是真正踏踏实实。如KAVA所说,人和人只是彼此有某方面需要才在一起,不要让自己太累。    她始终比我洒脱。    我想起曾经的大学时代,轰轰烈烈地爱上一个人,义无反顾地输掉一场男与女的战争。几年的投入与付出,终只剩下满掌斑驳的手纹。也是在那时候才明白,感情,从来没有道理可讲,所有的丰盛裕美总会变为凉薄淡漠,心与心的交托毕竟只是海市蜃楼。    我笃信永远,再看着它在眼前一点一点破灭。无限荒凉。我是悲观的人,经历了那么一次,便失去了再度相信的力量。其实每个人都惯于自己,用对别人的伤害和掠夺成就自己。虽然残忍,但始终无可奈何。也许我们自己,何尝不是?    “失落的东西,毕竟已经失落了。而没有失落的东西,我们还在尽力挽留。人总是在和时间和自我赛跑,输赢的结果谁也没有个定论。”    在公司的电脑上,我看到了张的新日记。时间显示上午九点半,张的办公时间。我想他是有感而发吧,在每一日的夹缝中,人总有某个特别脆弱的时刻。受到怎样的触动,却又找不到出口。于是迂回倾诉,没有听众亦无所谓。    文字不是基督。没有人可以单凭自身制造圆满。    下班时,林开了一辆二手车过来。黑色的本田雅阁。他不好意思地说,这是他存钱买的。我从不知道他会开车,以前的每次约会,我们俩总像守规矩的小学生,端坐在计程车后座,一左一右,各自看着窗外行人和汽车的冷漠。偶尔对话两句,却还是仅守各自城池,不暧昧,也不婉转。    那样的过程是枯燥的吧,但让人心情平静。我以为,车窗外的一切止于流动,我以为,头上的蓝天足够不食人间烟火。而林就坐在身旁。    今日不同。男人的满足以及成就,让林滔滔不绝起来。他是个腼腆且内敛之人,但总有着男人小小的自尊心。况且,在这个城市,不超过三十岁并且就凭借自己能力买车的人并不多。不屑于仰父母荫泽的男人。成年独立后,对于父母该回馈而非索取。    这是张的原话。    然而责任总是有分量的。KAVA告诉我,近公司里的JESSICA正到处借钱。原来她的弟弟要结婚,父母又掏不出一笔足够丰厚的彩礼,便向长女施压。JESSICA是办公室里朴素的女孩子,午餐一贯素淡。她也是处于某个位置某个角色默默地生活的人。    我感慨,而KAVA却不以为然。她总说,钱是不应该难倒人的。一旦手头拮据,她往往能凭借自己的特长和能力找一大堆兼职,然后通宵不眠。想来,她应该也算是异类,我自云淡风清,不管窗外风起云涌。只是,有多少人能像她一样?我的文件夹里至今储存着张的一篇日记:“一直以为自己有自己想象的那么潇洒。其实还是逃不脱生活这张大网。笑是表象,骨子里午夜梦回时的无奈苦叹才真实。也许自我总是被自我出卖,在客观实际中没有人可以自欺。”    “很多时候,我们的承担大于接受。不要说无奈,要懂得这个法则。好好努力,努力拼搏。”这是张写于7月某日的日记。生性敏感如我,似乎窥出端倪。也许张,即将告别。    每夜的秘密花园,或者就此终结。对于张,我始终没有走近。KAVA告诉我,她也上博客,用户名为张。在此之前,我一直以为她生活在白昼。不需要一切难以把握的东西,包括真实,和不真实。    她生活在我的身边。    她不是张。    是啊,至于那个消失的张,我只是知道,他姓张。    仅此而已。    下个月一号,我将与林结婚。 共 4063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男的前列腺炎的症状是什么
黑龙江治男科研究院
云南专治癫痫病好的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