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冷艳总裁房客全文阅读

2019-06-24 20:26:14 来源: 苏州信息港

  “这次来北阳,首要目标,并非魏家。”  楚轩敲了敲碗碟,开诚布公道。  祁冬草眸光微亮,捋了捋发梢,表示洗耳恭听,“难不成北阳,还有比魏家更难对付的存在?”  楚轩笑了笑,“岂止?”  当初,因为真武世家的出现,在帝都一代,闹腾得可谓沸沸扬扬。  若非楚家底蕴不俗,兴许聂家早就许久之前,便踩着楚氏王族的门楣,扶摇直上了。  这个节点,差不多扬名立万了。  不过。  聂风云以及那位聂姓扈从,均死在了帝都那片热忱的土壤。  也正如此,早期一度叫嚣的聂仓,应该意识到了局面不对劲。  现如今,一整个聂家再次回归了隐世的状态。  既没后起之秀横空出世。  也没大言不惭的要收编华夏各路豪门为麾下臣奴。  一番简短交流,祁冬草微微张嘴,有点不可思议。  自然也有点担忧。  “你一个人来对付聂家,倘若那个聂家,真的那般强大,你怎么办?”祁冬草面露担忧之色。  感情诚挚,做不得假。  楚轩道了句没事,而后亲自为祁冬草端上一杯热饮,“我处理完聂家的问题,带你去帝都走走。”  而今,聂家踪迹不显。  短时间内,很难挖出具体位置,不过好在近事情不多,能够心无旁骛的针对聂家行事。  至于,魏家这边。  楚轩倒没在意。  ……  相对于氛围轻松的餐馆,地处另外一方的魏家,此刻,彻底陷入了诡异当中。  影响还不止如此。  从商厦前的争端,以潮汕般的速度逐渐铺开之后,偌大的北阳市,像是被蒙上了一层阴影,气氛之凝重,如影随形。  “不得了了,魏家三千金,被人给杀了。”  “什么?魏老爷子的乖孙女,死了?谁这么大的胆子,竟然敢动魏家的人,这……”  魏家在北阳的影响力,根深蒂固不说。  门威素来浩荡。  加上综合实力的强大,别说招惹他们的人没有,往日里,连一句不敬的话,也没人敢说。  就是这么一尊显赫的豪门家族。  竟然在本土,被人挑衅在先,其后,果断镇杀了出身自魏家的三千金,魏颖。  这,已经不是简单的太岁爷头上动土。  不客气的说,这是在公开打魏家的脸。  何况,魏老爷子七十大寿即将开启。  这个节骨眼,折腾出如此祸端,魏家怕是都不用开口,那些麾下的附庸势力,都会一股脑的跳出来代劳。  果不其然。  时间就有人发话了。  “何方畜生,敢动魏家的人,我张虎,定要将你碎尸万段。”  公开表态的人,全名张虎。  来自一座唤作天英的武道馆,号称拳法大家,在附近一代,威名不小。  这次是作为嘉宾,参与魏老爷子的七十大寿。  奈何,初来乍到还没站稳脚跟,竟然传出了这样的事情,张虎历来性格暴戾,听闻此事之后,二话不说,就带着麾下的一批弟子,全城寻找楚轩的下落。  眨眼之间。  北阳市彻底沸腾了起来。  冥冥之中,仿佛有着什么阴影,盖在头顶,令人呼吸不得。  与此同时。  才在楚轩面前吃了闷亏的沈鹤,正和一帮子朋友喝酒,参与人员自当包括江海,花子等人。  因为先前闹得太大。  以致于几人,纵然缄口不言,但现场气氛,还是异常古怪。  沈鹤愤愤不平的倒了杯酒,神色阴晴不定,显而易见,仍在为楚轩的那件事,而闷闷不乐。  “我觉得吧,在没摸清对方来历之前,您啊,该憋着,还得憋着,毕竟沈叔叔都展现出了如此大的礼仪。”  “那姓楚的,绝非凡俗之辈。”  花子仰头一靠,开口劝慰道。  “呵呵。”  沈鹤冷笑,继而漫不经心道,“我看也就是一个仗着家世和背景,大发淫|威的纨绔子,老子才懒得搭理。”  花子摇头,表示无奈。  沈鹤才要再次开口,一条消息不胫而走,魏家三千金魏颖被人杀了。  魏颖可不是什么普通人,实质上,处在同等位置的他们,往日里,有空还会坐在一起喝上几杯酒。  虽然私下关系不好,但,表面上的礼仪还需保持。  这……  曾经不下一次打交道的魏家千金,怎么被人杀了?  “谁这么大胆子,敢杀魏颖?”花子亦然表示震惊。  还没来得及仔细询问。  一通来自父亲的电话,让沈鹤陷入了沉默,电话那头,沈星月明确吩咐他,赶快去找楚轩汇合。  中途若是遇到突发状况,务必动用一切手段,保证楚轩高枕无忧。  换言之,这是要让他堂堂沈家大少,去给一个初来乍到的同龄人,当贴身保镖?  这,怎能接受?  “我不去。”  沈鹤无愧沈鹤,哪怕是老子命令,也要公认反抗。  沈星月恼羞成怒,‘混账东西,我的话,你也不听?’  ‘你要知道,这次我沈家,只要老老实实跟在楚轩后面,处理一些收尾工作,就能轻轻松松的看着魏家崩塌。’  ‘好好招待这位爷,他是我沈家的贵人!!!’  这句话的分量,让沈鹤心里一惊。  魏家根深蒂固,家大业大,虽说和沈家旗鼓相当,实际上,本市的人,均是公认,魏家才是当土一霸。  在这之后,沈家还需往后稍稍。  于这一点,你不服也得服。  而今,沈星月竟然冒出这样一句话,莫不是,准备朝魏家动手了?  “姓楚的这么牛气?一个外地人,敢对魏家动手?我不相信!”沈鹤言辞铿锵,神容甚至还带着点玩味。  他觉得,沈星月的这番话,过于可笑。  沈家静观其变这么多年,也没敢公开和魏家过不去,区区一个外人,拿什么和魏家斗?  然而,沈星月接下来一句话,让沈鹤,目瞪口呆。  ‘魏家三千金,已经死在了他楚轩的手里,你觉得,这个人,真不敢动魏家?’  沈鹤,“……”  刹那之间。  沈鹤张大眼睛,呼吸凝滞,以致于自身沉浸在震惊当中许久,都没回过神。  花子,江海这些朋友,显然猜测出了什么。  一番互视。  所有人都沉默了下来。  (本章完)    

海南医院治牛皮癣好
韶关哪家专科医院治疗白癜风
张家口治癫痫医院哪家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