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三国转一四八弹雨

2020-01-26 12:29:11 来源: 苏州信息港

逆三国转 一四八——弹雨

“蕾波利斯,媛的情况如何了?”

勍看了一眼熟睡中的媛,却又担心这是身体**的征兆。

“恩,暂时睡过去了吧。不过这种心理创伤,我真的是无能为力。”

“局长那个混蛋!!!”

勍的拳头,狠力地砸向了周遭那早已布满灰尘的设备上。爱博蒂斯只能低下头,心中空留无限的羡慕之情。

“喂,勍,好像有人来了。”

弗莱德紧张地扫视着四周,死死地盯着这个房间的唯一入口。

“你照顾好萨特,这里由我一个人挡着。”

如同一个奔赴刑场等待最后裁决的英雄,勍此时的身影,将身后所有的人保护了起来。而周围民众的欢呼,则彻底否定了这是一场屠杀无辜的盛会。

尽管,这样的欢呼其实并不存在。

“很快就到了,阔西。怎么样,要不你在一旁记录观察一下,毕竟这可能会是我们科研会所有史以来最为残酷的一场战斗。”

“不行啊所长,冲锋陷阵这种事情,还是交给我阔西好了。”

舞曲万里城的最后一条通道——即区域zero的尽头,是被时光管理局局长严令禁止入内的场所。而那里,现在正被勍等人偶然地占据着。

“恩,再步行5分钟就应该到了,咦,怎么了,阔西……”

“所长,站在我身后……”

距离10米的不远处,有一个身影在那里咯咯地笑。

“两位,再往前继续走下去的话,可就是局长规定的禁地了哟。”

“你是……”

阔西推了推自己蓝色的眼镜,或许从自己那稀缺的人脉资源中去匹配这个人物的真正身份,还是过于困难了点。

“双枪的刚吗?”

所长在背后冷冷地替阔西做了回答。

“哎呀,你记得我啊,不过,我现在可不是双枪的刚,你可得称呼我为震之刚了哟。”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随你的便,蕾拉小姐。总而言之,前方的禁地,可不是你们可以进去的地方哟。”

“那你呆在这里又是出于什么目的呢?”

“阻止你们前进,必要的时候……”

阔西一个滑步,躲过了远处高速飞来的一颗个子弹,尽管成功避开了被直接击中的命运,镜片依然因为空气的高速摩擦产生了一条裂缝。

“仅从科研人员的战斗能力来说,这位兄台的表现相当不错啊。一般来说,我的这颗子弹就能直接命中你的咽喉取你的性命,就好像,刚才的那两条可怜虫……”

“你说什么?”

阔西又推了推自己的眼睛,不知是因为习惯还是出于愤怒。

“莫非库洛那伊和古力格……”

“啊,没错,那两个人……我已经送他们去了一个永远幸福的地点了。”

“趁刚才这里一片慌乱的时候捡漏了是吧?”

“是啊,你们也实在是粗心大意。只顾着追那个什么从永不超生逃出来的通缉犯,而对其他的入侵者熟视无睹。呀,对了,说是入侵者,其实我也算不上,再怎么说我也是时光管理局的人,可是和你们患难与共的战友啊。”

“去你的……战友。”

阔西摘下了自己的眼镜,藏在镜片之后的眼神,是过去从未展现在众人面前的那番犀利。

“哦,生气了吗?你知道吗,如果说科研会所的存在等同于过去的学堂,那处在高位的你们就是私塾里的老学究,头脑虽然聪明却手无缚鸡之力。所以,不要摆出这么可怕的眼神哟,因为它对我……毫无威胁!!!”

“那么,我就用科学的力量来击败你吧。”

“阔西……”

“不要阻止我,所长!这种人渣,不该用他的脚来玷污这片土地。”

阔西话刚说完,一块椭圆型的小型药片在天空翻转了几圈之后,落到了自己的嘴中被嚼得粉碎。

“那么,睁大你的眼睛吧,刚!!!”

这是一条狭窄的过道,根本没有足够的空间供任何人做自由地横向运动。于是,迎面飞来的子弹如同从尽头穿梭而出的尖锥机关,彻底封杀了阔西前进的道路。

但是,那只是对于阔西直线移动所设下的障碍,当阔西毫不犹豫地以一种飞速从两侧的墙壁滑行而过之时,意识到这个诡异的移动路线的刚,只剩下回头感叹的无奈了。

“这个药,竟然可以帮助你……”

“是啊!!!”

阔西伸出自己的手一把掐住了刚的喉咙,后者的脸色也在这瞬息之间,朝向最难看的极端挺进着。

“结束了,库洛那伊,古力格,你们的仇,就由我阔西……”

无数的弹孔,混杂着阔西的血肉留下了红色海洋的印迹。

“怎么了,后面半句不说下去了吗,阔西兄弟?”

“你的枪……不是……”

“哦,你说我的枪啊……”

看着整个身体不断后倾的阔西,刚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脖颈,对这个几乎要被手指深入其中的伤口做了一番紧急的处理。

“我的全身,都可以当作枪口来使用哦。而且,这些枪的子弹,在允许的范围内可是无限填充的哟。”

“可恶……”

阔西倒在地上,接近麻木的身体显现出一种抽搐不已的人之将死之状。

“阔西!!!!”

“诶,别着急哟,蕾拉小姐。接下去就轮到你了。不过,要战胜精英15的一员,对我来说还真是一个不小的挑战呢。是不是啊,代号15的蕾拉小姐?”

“我本来可以因为你是代号43的小角色而无视你的,现在看来……”

“不可小觑我的实力了对吧。”

“不,无视你等同于饶了你的性命,可现在,你可别想从这里活着出去。”

蕾拉的右手向前平举,手腕突然一阵恐怖的旋转。

“不是吧,难道你把自己的身体也进行了可怕的改造了吗?这样的话,还真是可惜了你可爱的脸蛋了哟,蕾拉小姐?”

“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东西?”

“这……”

正在高速旋转的东西,并不是蕾拉的手腕,而是从刚那边发出的无数子弹。

“让我看看吧,如果是正常的闪躲的话,应该是怎样的一个做法?”

“开玩笑……”

刚的嘴角微微抽动着,面对这聚集在一起的子弹,就连这些东西的始作俑者也就只剩下徒呼奈何的份。

最后,他站在原地甚至没有做任何的闪躲,任凭这样的枪林弹雨清洗着自己的身体。

“阔西,我现在就来帮你疗伤……”

“要不先帮我治疗一下吧,蕾拉小姐……”

刚的身体并不见一丝的左右摇晃,相反那样的屹立不倒,在之前被人误解为一种最后的悲壮,可立马在现在的这个时刻被扭转过来。

“什么?你……”

“我的全身都可以当作枪口来使用,所以你刚才送我的那些子弹,也只是让那些子弹归位而已,要不,我现在就把这些东西再还给你,就是速度方面来说……”

“我劝你放弃吧,刚。”

“什么?你决定认输了吗?”

“不,你已经输了。你让我非常的生气,生气到我想让你死无全尸。”

“哈?耍嘴皮子?这可不是你该做的事情啊,蕾拉小姐。”

“仔细看看你的身体吧,你刚才不是说要再一次发射子弹吗?不过以现在这种溃烂的程度,恐怕连子弹也都一并被融化了吧。”

“啊?”

仅仅一秒钟的低头观察,就让刚彻底变了脸色。

“我的身体,怎么会是这样子的……”

“人生的最后一点时间,你就留着好好忏悔吧。”

“所长……”

阔西微笑着,向蕾拉道出了无声的祝福。

“哼哼,你可不要以为这样就结束了。”

刚躺倒在地,只剩下半个身体在那里说话。

“你想说什么?”

“我本来让老大只派我一个人过来,现在看来,来3个人确实是正确的决定啊。”

“3个人?那么还有两个……”

“呵呵,看来想要超越精英15,还是有点太困难了……”

刚的右臂,只剩最后的一小段。

“银色……子弹……至少也得带你……”

“哼!!”

随着一声枪响,蕾拉几乎没做什么位移就躲过了这一次破罐子破摔的舍命攻击。

“就连这最后一击都……”

刚在生命的尽头,终于和一滩污迹等同了起来。

“阔西,你怎么样?”

蕾拉一手遮住了阔西的双眼,慌忙地在自己的身上摸索着什么应急之物。

“呵呵,所长……我……”

“什么都别说了,我现在就想办法帮你紧急治疗一下,你等等,我马上就可以……。”

“不用了,所长,真的不用了。其实你很清楚,在使用了那种提升人类身体机能的药物之后,会出现身体自身免疫系统彻底不设防的暂时性恶果的。所以,当我中枪的时候,其实已经注定……”

“不要胡说!!!!我不会……不会……”

蕾拉虽然嘴上逞能,可渐渐地,眼泪不断地如小溪湍流。

“所以,所长,请听我这人生的最后一句话。能够对你倾诉这最后的话语,也不枉我此生的意义了。”

用尽全身最后的力气,阔西吞吞吐吐地挤出了这么几个字。

“我……喜……欢……”

没有完结的句式,而他的眼睛却已经闭上了,再也不会睁开。

鄯善县维吾尔医医院怎么样
西安市蓝田县中医医院怎么样
陕西哪家医院癫痫病好
雅安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苏州看白癜风一般多少钱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