矛盾焦点中科院软件所专项资金不到位2019iyiou

2019-05-14 16:18:48 来源: 苏州信息港

2月10日,中科红旗贴出清算公告,称由于经营发生严重困难,董事会于12月13日决议即日解散公司,并成立清算委员会进行清算。公司与全体员工的劳动合同也在即日起终止。

中科红旗是早在2004年就宣布主营业务实现盈利,但2013年4月,中科红旗核心管理层就向员工告知,称公司遭遇资金困难,工资无法完全到账。此外,因为长期拖欠物业租金,中科红旗在12月就被紫金大厦的物业停供水电。

这家中科院软件所牵头、成立于2000年的国内Linux操作系统软件开发企业为什么会突然倒下?易科技的这篇报道,借中科红旗员工在Linuxeden开源社区上的公开信《中科红旗路在何方?》,做了复盘:

矛盾焦点:中科院软件所专项资金不到位

在2010年的核高基重大转型竞标中,中科红旗承担了通用桌面操作系统研发及产业化主要课题,并和中科方德(另一家软件所子公司)联合承担了4个子课题。按照核高基的规定,政府下拨专项课题专项资金的同时,企业和地方政府需要匹配相近的资金。

但是公开信指责中科院软件所在2010年后,未兑现承诺支付国家核高基项目专项配套资金,导致中科红旗资金链断裂。为此,部分员工一度自行垫付业务费用,还在2013年12月30日,在工信部大院门前拉起了维权横幅,公开指责中科院软件所无视员工死活,要求中科院软件所归还中科红旗 核高基专项资金。

在红旗员工的角度来看,中科院当初承诺将帮助红旗补足自筹资金,但没有履行承诺才是公司资金问题的原因。

2014年1月,中科院软件所发布了《关于中科红旗情况的声明》说,2009年软件所曾联合中科红旗、中科方德,成立了核高基项目总体部。但是中科红旗2010年退出总体部。软件所认为,为中科红旗配套资金的前提条件不复存在,因此也没有必要为其配套资金。

中科院研究所认为,软件所当时承诺不是商业担保,补齐是用于完成核高基项目的专款,即便中科红旗不退出软件所总体部,也应由软件所总体部统一调配,这个承诺既不是对中科红旗的增值承诺,也不是对中科红旗的欠款依据,况且在前提条件改变后,软件所已经不需要再承担为中科红旗补齐配套资金的和义务。

同时,中科院称,红旗的每年市场收入不超过1000万元,而2010年和2011年的收入主要来自核高基项目,在2012年下半年,核高基项目资金用尽才出现资金链断裂问题。软件所认为中科红旗目前的问题是经营造成的。

随着资金链完全断裂,公司员工纷纷辞职,2月10日,中科红旗股东达成一致,解散公司进入清算程序,公司运营告一段落。

即便无冲突,中科红旗也拿不出应当自付的4000万元?

对于中科红旗的倒下,整个软件从业者的舆论分为两类,一个是红旗员工或有深入合作关系的伙伴,他们除了表示遗憾外,多数认为红旗的产品实际上是高过国内其他很多产品的,而且品牌、业务和市场,都不该是今天的样子。

而另一类观点则是产业链其他从业者的普遍观点,就是认为红旗Linux是保护下的企业,市场竞争能力不强,核心问题还是产品问题。

抛开核高基的资金问题。由于软件所是大股东,其公布的红旗多年1000万左右的市场营收数据相对可信,而按照这个数据,红旗十多年的发展离不开各种补贴和专项基金。

在核高基的规定中,政府、地方、企业的资金配套是1:1:1,在一份4000万的专项资金中,红旗也要拿出4000万做相关项目,而按照以往的市场收入,这份自筹资金很可能就是不能承受之重。

从中科院成立开始,自主研发计算机、自主芯片的龙芯、操作系统的红旗等,再到服务器中的曙光等企业,中科院系的一系列企业在承担着计算机革命的底层自主技术的竞争能力,但在PC时代的霸主intel都在在下滑的同时,Linux的市场情况只会更差。

2012年呼和浩特房产B轮企业
2010年宁波教育综合种子轮企业
不烧钱就能将ARR做到1亿美元这家SaaS独角兽CEO有什么高招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