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爱无悔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15:46:08 来源: 苏州信息港

【一】  我不知怎么来到这所孤儿院的,打从记事起,这里就是我的家。我想,我可能会一生都在这里生活,在这里长大,在这里工作。孤儿院的后边,有一片小树林,是我经常来玩的地方。不论是早晨,还是黄昏,这里都是那样的安静,我聆听着鸟儿的歌唱,畅想着一个人自由自在的生活,觉得是那样的惬意。我的思想里,根本就不存在父母的概念,从小就注定着浮萍般的生活。我可以和树木对视,和鸟儿说话。小树林的东边,还有一条小河,听说一年四季,碧波荡漾。可现在这条小河,几经岁月的沧桑,仅仅只能说是一个小池了,储着一点浑黄得污浊的死水,只有在雨季到来的时候,才会显现出小河的模样。可是碧波荡然无存,只是水多了些而已。待到月亮缀上天幕,星星们透过树梢,窥视着这个神秘的世界的时候,孤儿院里的钟声就响起了。这时,我会恋恋不舍地离开小树林,不然的话,院长就会生气,又会怪我乱跑的,像个男孩子一样野,整天不着家。其实,我大部分的时间还是帮着照顾那些比我还小的孩子,只是早晨或者黄昏来小树林的。很多和我差不多大的孩子,都觉得小树林里很害怕,不敢来。但我不怕,不就是个小树林吗,有什么好怕的。其实,来这片小树林的,并不是我一个人,有时,少宣他们三个也会来的。少宣、晨辉、念军,他们三个听说是结拜了的,号称什么“三剑客”。我觉得他们很幼稚,不就是听了院长讲了个桃园三结义的故事吗,就想效仿,此时又怎能是彼时呢?其实,我根本就不知道,他们三个的到来,完全是因为我。这是我后来才知道的。  那是一个秋日的早晨,已经有了些许寒意的秋晨,我一个人站在小树林里发呆,怅惘,忽然就下起了雨,淅淅沥沥的很快就淋湿了我单薄的衣裳。我害怕冬天的到来,一到冬天,孤儿院到处都是寒冷的,虽然我一直都习惯这里的生活,但我还是非常向往和依恋春天那样的幸福时光,特别是夏天,我还能穿着那件白色的底色,上面缀满蓝色的小花裙子,像一只美丽的蝴蝶一样到处飞翔。记得那是一位阔太太送给我的,虽然已经旧了短了,但我还是舍不得把它给其他的小妹妹穿。我觉得,我穿上了那件裙子,简直就是童话里的公主。  我双手举在头顶,护着我的脑袋,向孤儿院跑去,没想到,脚下一滑,我掉进了那条已经成为污水沟的小河。虽然小河里的水不多,但前一段时间刚下过几天雨,小河里的水,淹死一个像我这般大的孩子,还是不成问题的。我惊叫了一声,扑腾着,挣扎着,就沉了下去,呛了几口污水,就不不省人事了。  等我醒来的时候,少宣和晨辉分别在我的左右,一人抓着我的一只手摇着,嘴里喊着我的名字。我看着他们,抽出了自己的手,挣扎着坐起来:“你们干什么?”  少宣说:“你掉河里了,是我救你上来的。”  晨辉说:“不是他,是我救的你。”  他们你一句我一句在我身边争辩着,我回过头,看到了躺在不远处的念军。便大声的喊了一声:“别吵了,吵死了。”  他们两个赶紧用手捂住了嘴巴,看着我怒目圆睁的样子,不知所措。我指着躺在地上的念军:“既然是你们救了我,那他是怎么回事?”  少宣说:“是他先跳下去的,我救的你,晨辉救的他。”  晨辉说:“不是,我救的你,少宣救的他。”  “你们是什么兄弟,还三剑客呢?狗屁!”我坐起来,跑到念军跟前,扶起了他。念军看着我,说:“我真没用,没能救得了你,自己差点死了,多亏了大哥二哥。”  “你没事吧?”我问。  “没事,呛了几口水而已,吐了,就是头有点晕。”  “走吧,我们一块回去。”  “嗯。”  念军就像个听话的孩子,我们俩互相搀扶着,向孤儿院走去。  少宣和晨辉看我这样,再也不争辩了,跑到我们身边,脱下了外套,少宣将外套撑在我的头顶,晨辉将外套撑在念军的头顶。  少宣说:“你看,现在我们像三剑客不?”  晨辉说:“不,现在我们是四剑客。”  我说:“我还是那句话,你们是狗屁三剑客!什么四剑客,我才不和你们同流合污呢!”  念军说:“勤儿,其实大哥二哥挺好的,对我好,也对你好,要不是他们,我们俩都死了。我们来小树林里玩,其实是为了能看看你,保护你,这是大哥说的。大哥说,不能让你受到任何伤害。”  少宣腾出一只手,在念军的脖子上抽了一把:“谁让你说的?”  念军用手在脖子上摸了摸,不好意思的说:“大哥,我没忍住。”  晨辉接着又在念军的脖子上抽了一把:“谁让你没忍住的?”  我掀开了少宣,又掀开了晨辉,生气的说:“谁让你们打他的?你们是狗屁大哥!狗屁二哥!”说完,我独自冲进了雨幕,跌跌撞撞的向孤儿院跑去。  这时,孤儿院的钟声响了,是和平时不一样的,一声紧似一声的钟声,撞击着我忽然无法平静的心。或者,是我的心已经无法平静,才会听到和平时不一样的钟声。可是,现在也不是吃饭的时候,也不是学习的时候,为什么会响起钟声,是那个淘气的孩子又在调皮吗?  身后,他们三个一边互相埋怨着,一边朝我追来,很快的,我的头顶,就撑起了三件外套,雨,似乎越来越大了。在这个不平凡的秋晨,在这个多雨的季节,我的命运因为他们而悄悄的改变了,还有这一声紧似一声的钟声。  【二】  当我们赶到孤儿院的时候,院长正神色凝重地安排着大家撤离,他说,敌人马上就要打过来了。我早就听说,日本的铁蹄已经踏进了我们的国家,但这个名不见经传小城镇他们也不放过吗?院长的话音刚一结束,上空就想起了敌机地轰鸣,好容易召集起来的一应人等立即被院长的一声惊呼“大家快跑啊”打乱了,平时并没有逃跑经验的孩子们,顿时一窝蜂的冲了出去,雨幕伴着硝烟和炮弹的轰响,叫嚷声里,没有人喊爸爸妈妈,只听得哥哥姐姐,阿姨伯伯的呼喊,不知谁往我的怀里塞了一个孩子,我也不知被谁的手拉着,我只知道没命的奔跑。天,忽然就黑了。封闭的小城,封闭的消息,但它,没有封闭住战争的硝烟和炮火。  我记得我们穿过了那片小树林,翻过了一座山,不,是几座山,来到了一个村子里,一位老大娘收留了我们。当我的眼睛适应了昏黄的光线的时候,我才仔细地看着我怀中的那个小孩,是小雨,那个还不会说话,见了人只会笑的女孩。但她已经不会笑了,我的身上,已经被小雨的鲜血染红,我抱着的,是一团血肉。我惊叫了一声,向扔一颗定时炸弹似的扔掉了小雨,伸着两只血手,傻了一般望着面前的念军和院长,还有战战兢兢的老大娘。  院长抱起了被我扔在地上的小雨,毫无表情的说:我去把小雨埋了。  念军抱住我:“勤儿,别怕。”  我在念军的怀里颤抖着:“少……少宣和……晨……晨辉呢?”  念军摇了摇头,对老大娘说:“大娘,有水吗?我给勤儿洗洗手。”  老大娘“哦”了一声,颤巍巍的去打水了。  经过大概一周的时间,我才缓过了神,从心底里默认了现在的处境,也从心底里驱逐了小雨带给我的恐惧和伤痛,但我还是不敢看自己的一双手,总觉得那双手上,沾着小雨的鲜血,红艳艳的,刺着我的眼睛,也刺着我的心扉。那双手,在我的心中,很脏,我还觉得,我浑身上下,都有一股永远都无法清除的血腥味。我们暂时就寄居在老大娘的家里,据老大娘说,他的两个儿子都去当兵了,不知死活。  这一天,院长说想去桑镇看看,就是那个我们曾经生活过的地方,我们的家,我们的孤儿院。院长说,看能不能找到其他的人,他们是和我们走散了,还是已经不在人世。  院长回来的时候,天已经擦黑,看着他那失魂落魄的样子,我们就知道他一无所获。本想安慰他几句,但觉得也没有多大用处,也只好作罢。这些天来,都是念军出去给我们找一些吃的东西。在山里,吃的东西很多,而且,老大娘家里,也没有多少可吃的东西了,等过了这段日子,我们得想个办法了,不能就这么拖累老大娘的。  第二天,念军背着竹筐又要出去,我赶过去,说:“念军,今天让我去吧,你陪陪院长,你们商量商量今后的打算吧。”  “你一个人去行吗?”念军有点担心。  “老大娘陪着我呢。再说,我也想出去散散心,呼吸一下新鲜的空气。”  “嗯,这样也好。”  接过念军从背上卸下来的竹筐,念军帮着我背好,然后,我挽着大娘,走了出去。可谁又知道,我这一走,老大娘的茅屋里,院长和念军之间,竟发生了一幕我想也想不到的事情,而这件事,让我和念军从此以后,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山路弯弯,草木在我和老大娘的脚下,悉悉索索,苍翠的树木,也随着微风刷刷作响。可在这静谧安然的山间,是否流动着战争的硝烟呢?我想,这山间的生灵万物,已经感受到了吧。不然,为什么会静的可怕?静的如此诡异?忽然,小雨血肉模糊的影子就呈现在我的面前,我不由得拉紧了老大娘的胳膊。老大娘伸出手,在我的脑袋上轻轻地抚摸着:“孩子,害怕了吧?又想起小雨了吗?不要怕,那不怪你。”  “嗯。”我轻轻的点了点头,靠住了老大娘的肩膀。  “勤儿啊,你要是我的闺女多好啊!”  “大娘,我就当你的闺女吧。反正,我也没有亲人了。”  “那好啊,大娘有闺女了。”说着,大娘搂紧了我。  【三】  茅屋里,念军正在院里帮着老大娘劈柴,这时,院长在里面喊着:“念军,你进来一下。”  念军扔下斧子,走了进去。院长正正襟危坐在炕沿上,仿佛又回到了孤儿院一般,要对这些孩子们训话了一样。  “院长,你饿了吗?我去做饭。”  院长摆了摆手,示意念军先坐下来,然后,他清了清嗓子,说:“念军,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我想带着勤儿去找大哥和二哥,如果能找到的话,我们就一起打鬼子,为孤儿院的孩子们报仇!”念军不假思索地说。  “就凭你们,还想打鬼子?现在这形势,像我们这样的平民百姓,能活命就不错了。”院长叹了口气。  “那,院长伯伯,你的意思……”  “中国有句俗话,说是识时务者为俊杰,在这战乱时刻,对于我们这样的平民百姓来说,明哲保身才是重要的。”  看着和以往有着很大区别的院长,念军有点不明就里,他说:“院长伯伯,可你也不是经常说,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吗?”  “那也只是说说而已,就凭我们,能干什么呢?”  “院长伯伯,你今天怎么了?难道昨天在桑镇……”  “事到如今,我也就实话对你说吧。念军,我是日本人,真名叫宫田松本,在战争还没开始,就奉命潜伏在中土。只要你跟着我,等有机会,我会把你和勤儿想办法送到日本,继续完成学业,等将来和平了,你可以和勤儿共同建设我们的国家。”  “你,你是日本间谍!?”  “话别说的这么难听,任何人都有效忠自己国家的使命,我是大和帝国的臣民,不能背叛自己的国家。说实话,这些年来,我已经喜欢上了中土,喜欢上了你们这些孩子,我不想眼睁睁地看着你们成为战争的牺牲品。”  “既然每个人都有效忠自己国家的使命,我也不能背叛自己的国家。院长伯伯,谢谢这些年来你对我们地培养。在我的心目中,是把你当作亲人的。既然这样,我们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吧。”  “可是,你已经知道了我的身份了。”  “院长伯伯,我不会告诉任何人的。”  “可是,晚了。”  院长说着,掏出了一把手枪,对准了念军:“既然这样,我只有送你上路,只有这样,你才能保守这个秘密——”  “这……”念军没想到会是这样,望着平日里慈爱和善的院长变得面目狞狰,他忽然就心痛如绞,情急之中,他回了下头:“勤儿,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院长也许是怕事情败露,想把枪收起来,但念军忽然扑了过去,在院长毫无防备的情况下,一把夺下了枪,慌乱之中,念军扣动了扳机,“叭叭”两声,院长的脑袋开了花。念军没想到自己就这样亲手杀了院长,这可是他次杀人啊,而且,杀得还是在他心中和蔼慈祥的院长。他拿着枪的手颤抖着,心也似乎跳到了嗓子眼。也就在这时,我挽着老大娘的胳膊正好立在门口,看到了双手握着枪的念军,看到了倒在血泊中的院长。  “念军,你在干什么?”我无法相信自己看到的事实,但冒着烟的枪口让我不得不相信。  念军听到我的声音,好像一下子没有了力气,拿着枪的手一抖,枪便掉在了地上:“勤儿,你真的回来了,我……院长他……”  “念军,你为什么要杀了院长?难道,小雨也是你杀的吗?”本来两件根本风马牛不相及的事,就这样被我在万分悲愤之下联系在了一起。  “不是这样的,勤儿,院长……院长他……”  “你别说了,我不想听!”说着,我扔下竹筐,扑倒在院长跟前,摇着他渐渐发凉的身体:“院长伯伯,院长伯伯,你醒醒啊,你为什么要丢下勤儿?为什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啊?” 共 14775 字 4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哪家治男科研究院好
昆明的治疗癫痫专科研究院
常见癫痫疾病有哪些分型 主要给大家介绍三种分型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