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军旅忆旧不愿接电话出世

2020-09-24 19:58:49 来源: 苏州信息港

《原创.军旅忆旧》不愿接电话

不愿接电话,真的,在办公室里。

刚进机关时极乐意的,电话铃一响就想抢,后保证必要的人力、物力和财力投入来便打怵了,由于有了教训。

接电话最容易招来活干。机关中忙的人永久忙,能干的总是多干,多接电话不免增加额外负担━━这不,电话铃响了,是政治部主任:

谁呀?噢━━小王。明天那个会我还得讲两句,你们处━━就你吧,给我划拉划拉。

首长口谕,朝鲜劳动党机关报《劳动》23道说不容分说。说实在话,开始还很有些受宠若惊,怎奈别的正常任务不减,时间长了不堪重负,哪里还惊得起来,心里只有叫苦的份。

有时还能接来私活,你看,电话又响了,是处长夫人:

哪一位呀?我家又没气了,人家老先生(指处长)从不管家,你们哪位帮忙给换罐气?哪位?谁接的电话自然就是谁了,怎样好意思叫他人?手头再忙也得去,不然,谁知道处长夫人会咋想。

最怕的是接电话招惹是非。一个电话传误了,是自己没讲明白还是对方没听清楚,不管是查无实据还是查有实据都免不了背黑锅。有时还会稀里糊涂地引发轩然。八十年代在军机关组织处处工作时,有一次途经值班室时听里边铃声大作,返回时兀自叫个不停,良知驱使,便代接了一个电话。工工整整记在登记本上,又等了几分钟,值班员回来了,是X处L干事。交代清楚后转身欲走,却被对方死死拦住:

这事不该值班室办,你秘书处去。

该谁办我不管,人家是值班室的,你看着办吧!热脸碰上个冷,我气得冲出门去,丢下了这句话。

第二天1上班,便有秘书来找,说是主任叫我去一下。敲门的时候不免心惊肉跳,人家是可以戴将军军街的大首长,我仅是个小干事,叫啥?

干啥?挨批!

你昨天接了个电话?

是。

怎样不给我报?

天哪,我怎样也没想到,热忱会得到恶报。我没法沉默,便将来龙去脉据实相告。主任点了点头,没有吭声。

回到办公室没大一会儿,被批得鼻青眼肿的L便跑来央我去解释一下。我报之以沉默,连眼珠也没转一下,由于我想起了鲁迅先生的一句话。

有了这些痛楚,凭心而论,确切不愿接电话。不过,话虽这么说,电话铃1响,还是麻溜去接,这是工作。

这是产生在八十年代的事。

用什么药软肝效果好
软肝片软肝效果好吗
软肝的药物应该怎么选
扶正化瘀胶囊治疗肝纤维化管用吗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