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塘有奖金征文武道神君正传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01:38:14 来源: 苏州信息港

引子  晋太熙年间,神功妙济真君许天师许逊,在任四川旌阳县令期间,算得晋室将有大乱,且天命不可逆违,于是挂冠出走,云游四海。  许天师心怀仁术,以善举事,所到之处,惩暴扶弱,驱邪安良,受到当地百姓的拥戴。  一日,许天师师徒一行十三人东归豫章家乡,行至彭蠡湖时,恰逢湖中水妖作怪,兴风作浪危害百姓。许天师众神见之义愤填膺,个个仗剑作法跃入湖中,与那水中妖怪厮杀起来。  正在酣战,突然彭蠡湖上空乌云密布,湖面狂风大作、骇浪滔天,倾刻就电闪雷鸣,众弟子急急腾空避之。稍许片刻,风静云退,众人低头朝下一看,不知何时湖面上漂浮起一个个冬瓜葫芦来,众神慧眼识破水妖诡计,知道是孽龙水族为躲避众神斩杀所为。于是,大家降下云头,脚踏凌波,口中念动真经,挥剑直扑湖心。只见刀剑落处,伤不得湖中冬瓜葫芦分毫皮毛,原来漂浮的冬瓜葫芦随波浪起伏,刀剑砍下时,力量压迫冬瓜葫芦直往水中沉没,良久才慢慢浮了上来。三番四次如是,众弟子不得其法,正着急地朝许天师望去,突然听到岸边柳林里有鸟高叫着:“往上提!往上提!往上提……”  这叫声猛地提醒了许天师,忙向湖中的弟子们喊道:“快快将刀剑插入水中,挨着冬瓜葫芦往上一提,妖精便被斩杀!”  众弟子得了法旨,个个依旨行事,不一会儿,彭蠡湖中变身冬瓜葫芦的孽龙水怪,一个个被斩杀了。其间水怪蛟龙孽障敖强,也化着葫芦漂浮在湖心,听到柳林里鸟儿提醒众真人,又闻许天师传法众弟子,知道家族众生今日难逃一劫,也来不及告知同伴,立马收起了原身,化成了一道青烟向南逃去。  早就守候在岸上的许天师见有妖孽逃遁,立即腾空驾云朝青烟飞去的方向追去。  不一刻,许天师追到了浩州地界,只见前面一座大山直插云霄,奇怪的是这座山的山顶上并排冒出两座硕大无比的山峰,高耸入云的双峰山挡在了眼前,许天师稍一迟疑,就见那道青烟直坠入这座双峰山后的深谷中便无影无踪了。  许天师止住云头朝这座双峰山的谷中远远望去,只见山谷中随即腾起一团瘴气,罩住了整座山谷。许天师也不驱祥云前去镇妖,只是双目微睁,口中说道:“你这孽障,此番不劳本天师动手,自有能人治你!”说罢收剑入鞘,左手打掌,右手轻抖道尘,高声吟道:“无量天尊!”径直回去了。  且说那蛟龙精敖强逃到浩州双峰山上空,见后面许天师越追越紧,一时感到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正垂头叹气工夫,突然眼前一亮,只见身下双峰山后大坞里有一条山涧,山涧里一对蟾蜍正在水中露出的一块大石头上交配,孽龙精敖强顾不得细想,仓促之间化成一道灵光,闪身进了公蟾蜍身体下面的母蟾蜍体内,逃过了必死的一劫。  这孽龙精敖强生性奸诈凶残,见许天师走远危险解除,不但不感激走投无路时蟾蜍对自己的救命之恩,反恨躲在蟾蜍体内遭受耻辱之罪,再世后自己变成了个四不象。身子虽然还是龙鳞龙爪,头却生成了蟾蜍模样,奇丑无比。顿时怒气冲冲,从涧水里揪出了那对蟾蜍,气愤地往石墩上一扔,两个蟾蜍还没弄清啥回事,孽龙敖强舞起双爪,一脚一个踏死了这双蟾蜍。倾刻,可怜的蟾蜍双双做了冤死鬼,身体被凶残的蛟龙精敖强踏成了肉饼。从此,孽龙精敖强霸占了双峰山大坞的这条山涧,潜心修炼法术,发誓要为被众神杀死的同族报仇雪恨。    一  且说浩州,地处江南道西部的东北角,地势东南高西北低。北临汹涌奔腾的长江,西接水势浩淼的彭蠡湖,南部多为丘陵山区和长江冲击平原,东部则是连绵起伏的群山,是个六山三水一分田的州郡。  自古神仙占山宿水,灵山异水都有神有仙,这浩州地面山多水多神奇故事自然就多。  浩州地界东南方的大山上十岭,其北麓白毛山的山腰间绝壁悬崖处有个神仙洞,相传洞里有个北山白毛神仙白羊真人在此修道练功。一日,白羊真君正在洞府中打坐,忽闻洞外一阵风声,白羊真君知道又是长江边上马垱矶上水府的广宁江王水元真君驾到,忙起身相迎。  水元真君飘然进洞,开口就对北山神仙白羊真君数落道:“好你个白毛老怪,浩州地面将有大难,你还有心思在此闲坐?”  白羊真君上前迎着水元真君,连连作揖,笑道:“不知水元真君驾临,有失远迎,请恕罪!”  水元真君气冲冲地打断了白羊真君的客套俗礼,摆摆手道:“儒腐无用,想来问你如何应对那妖孽,方能保住浩州生灵免遭灾难?”  白羊真君微微一笑,回道:“水元真君莫急,此乃天数,日后自有定论!”  “虽是天数,但你我领受一方百姓香火,理当保护一方生灵平安才是!”水元真君正色道。  “水元真君,且请坐下说话!”水元真君见白羊真君如此镇定,料他定是胸有成竹,来时的气也就消了许多,转身在石方桌边的石墩上坐了下来,与白羊真君一道论起乾坤来。  水元真君刚一落坐,白羊真君就将手中的白毛羽扇微微一招,仙果仙茶便轻轻落在二位神仙中间的方石桌上。白羊真君对水元真君道:“水元真君请用茶。”见水元真君端起杯子一饮而尽,白羊真君笑道:“水元真君,那日你近在咫尺,看的应该比我更清楚,神功妙济真君许天师追剿孽龙怪敖强,天师本可伸手挥剑斩杀,但他心知天数,故仗剑而退,有意成全在彭蠡湖边鹭鸶埠修道的白鹭,放了敖强那厮一马,意在帮助白鹭修成正果,浩州生灵也该有此一劫!”  “大神说的可是当年玉清无极总真人谌母娘娘,回丹阳黄堂宫路过彭蠡湖时放生的那只鹭鸶么?”气也消了,水元真君此时再不直呼白羊真君为白毛老怪了。  “这白鹭有些来头,日后修成正果,少不了封神归班,与你我一般享受一方香火。”白羊真君说道。  水元真君猛然醒悟,笑道:“原来如此!”  二位真人正说着,就听洞外山上白毛被风卷得哗啦啦着响,白羊真君望着水元真君一笑,说道:“说他他就来了。”说完将白毛羽扇往胸前一靠,飘然出洞。水元真君也收起手中的龙头水玉神杖,跟着飘出了神仙洞府。两位真人就这样一前一后地悄然无声飞出了白毛山,立在上十岭山头上空,看着白鹭到底要降落到何处。  两位神仙并肩站在空中,看着白鹭一直朝东飞去,到得桃花岭山中的桃花源上空,白鹭逐将身子一抖,倾刻便不见了踪影。白羊真君摇了摇手中的白毛羽扇,微笑着对水元真君道:“将来少不得你我一番功夫,助他一臂之力。”  水元真君抚须点头答应。    二  桃花源是浩州东部被重山峻岭包围着的一个盆地,桃花岭山脉的东西北三面将桃花源紧紧地抱在怀里,南山山脉则横卧在其南面,南山脚下便是东菊园。春天,桃花源的野桃树开满红彤彤的桃花,十分艳丽。一到秋天,南山脚下的东菊园则遍地盛开着金灿灿的菊花,分外耀眼。东郭嬴夫妇和他的族人们就居住在这与世无争美丽而又平静的桃花源、东菊园。  近东郭嬴的心情很不好。别人的妻子怀孕十个月就生了小孩,他的妻子赵氏怀孕都一年了还没一点动静,这让企盼有个孩子的东郭嬴倍受煎熬。想到东郭家三代单传,夫妻俩都已年过四十,膝下还没有个一男半女。好不容易盼到妻子怀上孕,指望十月分娩生下个儿子好为东郭家继承香火,可赵氏偏偏怀了十二个月,高挺挺的肚子就是不见生娃,这叫东郭嬴不知如何是好。东郭嬴一无爹娘二无姐妹,这服侍孕妇之事就落在了他这做男人的身上。  这一日,东郭嬴在家中侍候妻子赵氏,无事在桌子边坐着胡思乱想。一会儿想到了比自己才大几岁的公孙扶,儿子都快娶媳妇了;一会儿又想到了比自己小好几岁的张小妹,人家儿子早就满地跑,再回过神来看看自己,不禁一声长叹。  不一会,东郭嬴又想起了自己的世家,心中又是一阵酸痛。心里默道:“想我东郭世家本是秦朝后裔,只因绿林赤眉造反,汉高祖刘邦借机推翻了大秦王朝,为了躲避仇家追杀,祖辈们不得不隐姓埋名,东躲西藏。好不容易千里迢迢从咸阳逃到这荒芜人烟的大山里求生度如今日。多少代人过去了,也不曾见有个嬴姓的族人走出这深山老林半步……”  想着想着东郭嬴不知不觉趴在桌子上睡着了。突然,他梦见一只白鹭张开翅膀朝自己怀中扑来,吓得他猛地惊醒,心神未定之际,就听房中的赵氏连声喊着肚子在痛。东郭嬴这回知道妻子是要分娩了,赶紧跑进房里安慰赵氏道:“你且莫动,忍耐一下,我去叫接生婆刘王氏来就是!”  东郭嬴说完将赵氏安顿好,出门请刘王氏去了。  刘王氏一踏进东郭嬴家的门,迎面扑来一股香味,刘王氏知道这异香非同一般,不敢怠慢,三步并着二步朝房间里奔去帮着赵氏接生。不一会,刘王氏出得房门,冲着还在傻傻等待的东郭嬴道喜道:“恭喜你,是位公子!”  “生了么?”东郭嬴疑惑地问接生婆刘王氏。  “生啦,是位又白又胖的公子!”刘王氏笑着回答。  “怎不见他哭声?”东郭嬴还是不敢相信地追问接生婆刘王氏。  刘王氏笑道:“他不哭,他笑着咧!”  东郭嬴这才确信儿子真的出世了,高兴地跑进房里去看他的儿子去了。    三  这厢东郭嬴喜得贵子,正在家中乐开了怀,那厢村庄里却闹翻了天。有人看见东郭嬴家的房屋顶上红光闪闪,以为东郭嬴家着了火,于是呼天嚎地喊着众乡亲,提桶的提桶,拿盆的拿盆,赶到东郭嬴家扑火。  东郭嬴正在房中逗着儿子,接生婆刘王氏在东郭嬴家帮忙,突然听到屋外闹哄哄的,东郭嬴和刘王氏一起跑到门外探个究竟。早有跑得快的乡亲见东郭嬴和刘王氏不惊不慌地从屋里走了出来,疑惑着问东郭嬴:“刚才看见你家屋脊头上红彤彤的,大伙还以为你家发了大火?”  这回轮到东郭嬴吃惊,反问来人:“我家妻子刚刚生了个白胖小子,何来大火?”  众乡亲面面相觑,内有深事者懂得此征兆吉祥,逐上前道喜,对东郭嬴一作揖,道:“恭喜你喜得贵子!”而后转身对众乡亲说:“没事没事,大伙都散了吧!”  众乡邻正要散去,只见内中走出一位白发老者,身着白色道袍,口打道号:“无量天尊!”摇着白羽扇,径直来到东郭嬴面前,道了一声喜:“恭喜东郭先生喜得贵子!”  东郭嬴连忙作揖还礼道:“同喜!同喜!”  道人微微一笑,问东郭嬴:“可否将贵公子抱来一见?”  东郭赢抬头见面前的道人鹤发童颜、面目慈善,也就点头答应了。  东郭嬴先请道人进屋稍候片刻,然后自己进房与赵氏商量后,抱出儿子与老道相见。道人从东郭嬴怀中接过小儿在手,就见小孩盯着自己笑着叫道:“白羊师兄!”  这一声叫出口,吓了东郭嬴一跳。老道只当不知,小声对怀中孩子说:“你还记得?”说罢伸手在小孩的后脑勺上轻轻一拍,小孩便不再笑谈了。道人这才抬头对东郭赢说:“此子天生聪慧,日后必成大器!”又问东郭嬴,“可否给公子取名?”  东郭嬴笑道:“回道长话,还没来得及嘞!”  老道笑道:“如不嫌弃,贫道就给他取一名字吧?”  “请道长赐名!”  “此子就名叫东郭鹏,字鸿远吧。”说完将手中的小儿送回到东郭嬴手上。  东郭嬴将儿子抱在怀里,嘴里答谢道:“多谢道长赐名!”一抬头,面前的道人已经不见了人影。  东郭鸿远自幼聪慧,身手十分敏捷,长到三五岁时就能写字背诗,七岁时更是能对对子能作词。虽然长像斯文清秀,偏偏爱好舞刀弄剑。一日,东郭鸿远正在自家屋后的紫竹林里舞剑,不知何时站了个满头乌发,身着青色道袍,手持龙头水玉神杖的道者在身边。东郭鸿远知是遇上了异人,逐弃剑下跪要拜异人为师。那道人轻轻一抬手便将要下跪的东郭鸿远稳稳地托住道:“你也不必多礼,贫道此番前来是代师授艺,请随我来!”也不待东郭鸿远答应,说罢转身直奔桃花岭上的猫鹰崖而去,东郭鸿远紧紧跟在后面。  二人来到崖下,东郭鸿远抬头向上望去,只见悬崖顶上白云飘来忽去,不时还有雄鹰在上空盘旋。正在迟疑,就见道人将手中的龙头水玉神杖往东郭鸿远脚下一指,道声:“起!”东郭鸿远随着道人一起飞上了猫鹰崖……    四  猫鹰崖是桃花岭主峰猫鹰山上的一处险地,整个猫鹰山上都找不到一处长有石头,唯独这里半山腰间突然生出一片石头来,其间一块巨石靠山谷生长直插云霄,甚是神奇。  东郭鸿远跟着道者飞身跃上猫鹰崖,立在了崖石之上,道长对身边的东郭鸿远道:“东郭鹏,贫道奉玉清无极总真人谌母娘娘旨意,特来传授你天神五雷正法,你可要用心接受!”说完从腰间的百宝囊中取出令旗、桃符神箭三支和天木神印在崖石上摆开,焚香对天祭拜,礼毕,肃立片刻,而后道长左手扶持龙头水玉神杖,右臂单手打掌,口中念念有词。倾刻,猫鹰山上空乌云翻滚电闪雷鸣,山谷中不断传来震耳欲聋的巨响,猫鹰山便有着翻天覆地般的震撼。  见此声势,再镇定的东郭鸿远也是一惊,但他牢牢记住了道长刚才吩咐自己的话,立马稳定了心情,继续用心观察道长用功演练天神五雷正法之变化。 共 27134 字 6 页 首页1234...6下一页尾页

呈现性冷淡怎么治疗好
昆明治癫痫医院哪好
如何预防癫痫病才有效
本文标签: